IMG_256

(大多数索马里人以雨养农业为生,一旦沙漠蝗虫入侵,一些农民可能彻底绝收。©联合国粮农组织/AreteIsmail Taxta)

2019年12月,“帕万”气旋席卷索马里中部的Dharkeynley村。强降雨导致河流水位暴涨,河岸决堤,洪水倒灌进村子和周边地区,村子所属的小镇大部分地区变成一片汪洋。整个地区大约有182000人流离失所,不少人失踪或溺亡者。 
这不是Ali第一次遭遇洪灾,他一生务农,见惯了洪水冲垮堤岸,摧毁自己的庄稼。

“去年,等洪水退去,我们开始播种,但后来洪水再度来袭,”Ali解释说。Dharkeynley村隶属于经济重镇Beletweyne,这里是周边农村获取服务的重要基地,但地势低洼。

但“帕万”来势凶猛,在短短几天内,索马里部分地区的降雨量就相当于平时一整年的降雨量。强降雨在当地造成了空前严重的洪灾,而且,暴雨刚停,蝗虫接踵而至。 IMG_257(Ali Mahamud Rubaax的村子位于索马里中部,经常遭受洪涝灾害。但这一次,两场气旋导致蝗虫在短期内大量繁殖,让当地农民的粮食安全和生计雪上加霜。©联合国粮农组织/Arete/Ismail Taxta)

雨水和风是沙漠蝗虫迅速繁殖和蔓延的两个关键因素。“帕万”气旋造成的天气条件更有利于沙漠蝗大量繁殖,引发了索马里几代人一遇的最严重沙漠蝗灾。

沙漠蝗虫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破坏力的迁徙性害虫,而且流动性极强,可以随风而行,每天飞越150公里。

“先是洪水淹了我的地,然后沙漠蝗来了,吃光了庄稼。”Ali说道。“蝗虫一来,地里被吃得精光,这个季节要彻底绝收了。”

索马里绝大多数人口以农业为生。农牧民严重依赖雨养生产体系,降雨期、持续时间和降雨量对牧场的恢复和农作物生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靠种田过日子,全家吃的都是地里种的。” Ali说道。

但铺天盖地的沙漠蝗可能会吃光农民的所有庄稼和饲料,摧毁他们的粮食安全、生计和经济。

“第一次看到沙漠蝗时,大家都很害怕,因为它们满天乱飞,到处都是。我们试着用各种方法来驱赶蝗虫,”Dharkeynley村的农民Iraado Amir Omar说。“我们点起火堆,弄出一些声响,但蝗虫还是吃掉了我们的庄稼植物,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我家只有一公顷地,但有一半以上被吃得精光,现在连周围的树木植物都不见了。” IMG_258(©联合国粮农组织/AreteIsmail Taxta)
由于久旱不雨、而且通常严重缺水,偶尔又遭受洪灾、冲突和不安全因素,索马里农民和牧民的生计已经捉襟见肘,再也无法承受新的粮食安全威胁,更不用说像沙漠蝗虫这种毁灭性的灾害。

谋划长远 

2020年11月,在“帕万”气旋引发第一次蝗灾近一年后,另一场强气旋“加蒂”登陆索马里。这是索马里有史以来遭受的最强飓风,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倾泻了近两年的降雨量。尽管索马里以及附近的埃塞俄比亚在前几个月进行了空前大规模的蝗虫防治工作,但特强降雨还是在当地引发了新一轮蝗虫大规模繁殖。

“随着新一轮沙漠蝗的入侵,大面积的耕地和牧场面临破坏风险,”联合国粮农组织驻索马里紧急协调员Ezana Kassa说。“这里的粮食安全状况已经不堪一击,这种影响会给农业、农牧业和牧业生计带来严重后果。”

联合国粮农组织向Ali及Beletweyne地区约2500户家庭发放了现金,帮助他们在遭遇沙漠蝗灾后维持生存。同时,还向农民家庭提供了维持长期耕作所需的种子和工具。IMG_259(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在为索马里农民提供工具、种子和其他农资,帮助他们从这些冲击中恢复过来,同时也支持各级政府开展大规模的蝗虫防治行动。©联合国粮农组织/Arete/Ismail Taxta)

“种子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送到了。我没有钱买种子,但至少现在可以播种了。” Iraado说。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援助就像是及时雨,因为我们靠种地过日子,”Ali说。“希望这些种子能够改变我和家人以后的生活。”

除了帮助像Ali这样的农民外,联合国粮农组织还在捐助方的慷慨支持下,支持各国政府扩大蝗虫遏制行动的规模,以应对新的威胁。

在索马里,在应对蝗灾的同时,联合国粮农组织还在不断努力,帮助农民实现作物生产多样化,提高抵御洪水或干旱等灾害的能力,包括筑堤防洪,并提供兽医护理,确保数百万索马里牧民所赖以生存的牲畜膘肥体壮。

欲了解当前沙漠蝗灾情况的最新情况,请访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蝗灾观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