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产棉国之一,与印度、美国、巴基斯坦包揽了世界棉花产业80%以上的产量。而中国最重要的棉花产区,就是新疆。

一分钟看H&M事件后各方反应:艺人停止合作 电商及地图平台下架产品和信息。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3月24日,H&M集团宣布拒绝新疆棉花引发众怒。当天,曾与H&M合作过的多名艺人声明与该品牌已无合作关系,薇娅团队也宣布下架涉及污蔑新疆棉的品牌产品。25日上午,记者检索发现,在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已无法搜到H&M商品;在高德地图、百度地图中也无法搜到H&M门店信息,美团、大众点评也已无法检索到该品牌信息。

除H&M外,NIKE等品牌被曝同样存在此类问题。25日上午,乐华娱乐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即日起,该公司艺人王一博终止与NIKE品牌的一切合作。随后,艺人谭松韵工作室官方微博宣布,谭松韵终止与NIKE品牌的一切合作。

IMG_256

IMG_257

这一事件引发强烈反响的同时,也让新疆长绒棉走入公众视野。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产棉国之一,与印度、美国、巴基斯坦包揽了世界棉花产业80%以上的产量。而中国最重要的棉花产区,就是新疆。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新疆棉花产量达516.1万吨,较前一年增长3%,占全国棉花总产量87.3%,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棉仓。

IMG_258

图源@央视新闻

说新疆长绒棉是“强迫农民种摘”,其实是完全不懂现代采棉业的生产方式,对采棉的想象还停留在前工业时期。当然也应看到,有些组织说是抵制新疆长绒棉,实际上,抵制的不是什么棉花,而是借此进行政治化操弄。而新疆的现代化棉花种采方式,本身就是对那些谬论的有力驳斥。

新疆种植棉花的历史不少于2000年

新疆的棉花种植业是一段历史的传奇,既是远古的回响,也是中国经济现代化历程的见证。棉花何时传入中国,至今没有定论,但分南北两线的传播的途径没有争议,即所谓“南道棉”和“北道棉”。 

“南道棉”指的是东南沿海地区的海上传入,“北道棉”指的就是连接中亚地区的新疆。新疆种植棉花的历史不少于2000年。出土的棉纺织品文物最早可以追溯到西汉,在尉犁营盘的汉晋古墓中还出土了棉铃壳和籽棉,属于原产非洲的草棉,证明棉花已经在新疆“落户”了。不过,“北道棉”长期止步于新疆地区,与今天驰名世界的新疆长绒棉并无直接联系。

长绒棉又称“海岛棉”,原产中南美洲。虽然原产地包括了西印度群岛,但其得名却是因为1786年在美国乔治亚州的圣西门岛栽培成功。

“海岛棉”的正式命名来得很晚,在此之前的数百年宋元时期,长绒棉已经传入中国,在中国南方地区传播,并出现了本土化的品种,比如1918年发现的著名云南名种“开元木棉”。但因为种植环境的限制,纤维更长、质地更好的海岛棉,并没有成为古代中国本土棉花种植的主力。

长绒棉在19世纪已经传入了新疆地区,却也没有大规模的发展。即使在1919年后中国多次引入现代海岛棉品种,也主要在南方推广,与长期处于军阀割据状态的新疆地区无缘。

新疆与长绒棉的正式牵手要到上世纪50年代。新疆地区种植棉花的悠久历史、绝佳的自然条件,吸引了新政权的目光。20世纪50年代初,新疆就开始了海岛棉的引种试种工作。1955年,又成功引入了苏联培养的中亚型长绒棉品种,长绒棉在新疆“安家”获得了成功。

新品种的引入、社会安定后的农业发展,为新疆现代棉花种植业发展带来了第一次高潮。1949年新疆只有棉田33350多公顷,总产10万余担。到1959年棉田已发展到14万多公顷,总产114万余担,较1949年总产增加10倍以上。

新疆种植棉花的环境优势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气候干燥、昼夜温差大、土地偏碱性,是棉花生长的乐园;冬季气温低,有利于杀死棉铃虫等病虫害,省下了不少劳力和费用;收获季节多晴朗天气,有利于棉花采摘。

而且,长绒棉的生育期较长,需要较多的积温和更充足的光照,更适于种植在干燥、有灌溉条件又便于人工控制的地方,和新疆更是“天作之合”。

IMG_259

图源@央视新闻

可经历了一轮爆发式的发展后,因诸多客观和人为因素制约,新疆的棉花种植业在六、七十年代放缓了发展脚步。改革开放前,新疆的棉花种植面积止步于20万公顷,仅占全国棉花产量的3%。尽管此时新疆长绒棉已经赢得了很高的声誉,但是种植面积和产量的瓶颈难以突破。

“采棉百万大军”从四面八方拥入新疆

改革开放后的二十年,新疆棉花种植业又引来了第二次发展高潮。新疆棉花种植面积从改革开放前的不足20万公顷上升到2008年的171.86万公顷,占全国棉产量的比例由3%上升到40%。

改革给新疆的棉花种植业带来了勃勃生机,而开放让新疆棉花大规模走向海外。2018年的新疆,每一分钟就有6.4吨棉花销往世界各地,成为全球棉花市场最重要的产区之一。

这一轮高速发展,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大规模基础建设,水利、公路、铁路等设施配套的高速发展,无疑是棉花种植产业的强劲助推;同时,这还得益于科技发展的成果。

开发和改良的新疆长绒棉品种,不仅更适应本地环境,而且提高了生长维度,大幅提高了种植面积。 

除此之外,改革开放打破了人口流动的限制,每年河南、四川、陕西、甘肃、青海、山东等内地省份浩浩荡荡进入新疆的数十万采棉大军,对棉花种植业的发展功不可没。

地广人稀,是新疆土地资源丰富、成本低廉的优势。但到了棉花收获季,优势就成了劣势,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无法本地化解决。

即便是改革开放前人口流动高度管制之下,中西部省份的地方政府已经默许甚至一定程度鼓励农民入疆采棉了。改革开放后,劳动力流动更为方便,劳动报酬水平也更为市场化,采棉大军浩浩荡荡进疆,就成了8月下旬到10月下旬新疆棉花采摘季的风景。

2008年,新疆棉花大丰收。《中国经济周刊》专门报道了各省采棉工“百万大军”进疆的壮观场面。这一年,新疆建设兵团季节性采棉工68.6万人。其中河南省18.1万人、甘肃省13.7万人、重庆市1.9万人、宁夏1.4万人、青海省0.5万人,其他10.2万人,疆内22.8万人。接受采访的兵团干部表示,2007年兑现拾花工工资14.3亿元,2008年,随着拾花工人数的增加和拾花价格提高,兑现拾花工工资的数目肯定要高于去年。

按此计算,采棉季节两个月,采棉工人均月收入1000元以上。采棉工由雇佣方供食宿,这1000多元基本上是纯收入,远高于内地农村的人均水平。

新疆棉花种植业走上机械化道路

但随着农民工收入上升、人口结构老化,采棉工的人工成本急剧上升,来源数量也在减少。2018年,采棉工月收入5000元以上,甚至出现了月入万元也难招到人的现象。新疆的棉花种植业,注定要走上机械化的道路。

其实,棉花采摘的机械化早就提上了新疆棉花种植的议事日程。1996年,新疆建设兵团就投资了3000万元,实施“兵团机采棉引进试验示范项目”。

IMG_260

无人机助力新疆棉花采摘,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2011年,兵团机采棉面积占棉花播种面积的50%左右,还提出了3至4年时间在全兵团实现机械化采棉,可谓未雨绸缪。

根据新华社2020年9月的报道,2019年末,新疆兵团种植业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94.3%,农业机械化水平领先全国;拥有采棉机2500台,机采棉面积达1080余万亩,棉花机采率达82%,成为中国最大的机械化采棉基地。

棉花的机械化采摘,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而是涉及种植和加工技术、经济核算等复杂因素,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新疆棉花种植业已经在机械化程度上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总之,历史悠久的新疆棉花种植业经历了几十年的艰难发展,已经形成了如此庞大的种植规模。再加上地广人稀的土地条件,未来发展必定是走向大规模机械化、工业化生产。

部分西方国家、海外组织对遥远而陌生的新疆严重缺乏了解,更不了解新疆地区棉花种植业的历史与现状,产生种种误解乃至臆想,加上政治化意图,所以拿政治议题各种发挥。

但他们撼动不了市场的力量: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生产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进口国。新疆长绒棉有庞大的国内市场支撑,制裁也好、抵制也罢,都是纸上谈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