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中央控制室里,几十块监控屏显示着各种视频图像,并借助AI大脑实现风险的动态分析和主动预警。在这里,监管人员不仅可实时查看每个粮仓里的存粮情况,同时,上级部门还可远程实时监控和洞察。在控制室之外,送粮车辆经过地磅,车辆检测器、红外传感器、无线射频识别读写器、摄像头等多个物联网传感设备和自动控制设备即时进入工作状态,车辆如有舞弊行为,系统将发出警报;库内粮堆里里外外布有传感器,相关数据实时传到控制室,形成“数字虚拟粮仓”,系统进行科学决策,并给出处理措施……

这一幕,并不是想象,而出现在国内相当一部分的储粮企业内部。上述数字化场景的打造者之一——浪潮集团正在做的便是以收储为中心向左、向右延伸链条,将信息化、数字化、网络化的新技术与粮食的产、购、储、加、销进行深度融合,打造一个个成熟案例。

三月初,为业界广泛关注的我国首部《新形势下粮食行业数字化转型之路》白皮书对外发布,上述场景,也在该白皮书中得到了充分展示。据了解,该白皮书首次全景化展示了中国粮食行业数字化的成效、挑战、路径、方案、案例等。对于“粮食行业数字化转型,转什么?怎么转?”的疑问,该白皮书也做了回答。

图片

“中央一号文件”划出的重点,部分场景已走进现实

今年2月21日,中央一号文件发布,要求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提升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再次强调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性。而加快科技创新、推动粮食行业数字化转型正成为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支撑。

浪潮智粮产品部总经理邵辉向记者表示,从粮食的监管、收储、加工、粮食交易、品种安全、应急保供等各业务场景,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数字技术深度介入其中,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他向记者展示了一系列成果。比如在粮食监管上,数字化监管能力初步形成;在粮食收储方面,数字化基础坚实;在粮食加工方面,数字化由点成链;在粮食交易上,数字化催生新业态;在品质安全方面,粮食质量安全监测可追溯;在应急保供方面,支撑能力可视化。

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主导的一整两通建设中,国家平台、省平台,以及基层粮库等上下贯通,互联互通的格局基本形成,实现了一网通、一张图、一张表的数字化监管能力。

在此基础上,浪潮云ERP也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了企业数字化管控和智慧监管的探索,并取得了良好进展。

不过,对粮食行业来说,数字化技术应用与中央要求还存在差距。邵辉认为,差距在于产、购、储、加、销数字化程度不均衡,区域间发展不均衡,标准化体系建设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粮食行业数字技术应用服务人才缺乏,特别是缺乏既懂数字化技术又懂粮食行业业务的专业人才,粮食相关产业间的数据共享能力弱,粮食企业数字化技术还处在初级水平阶段等。

粮食业数字化转型,怎么转?白皮书给出了具体路径。

该白皮书认为,粮食行业数字化转型应从三个方面,七个技术应用趋势和七个场景趋势上着手。

图片

“三七七”路径下,智能机器人将在粮食行业肩负重任

如何理解上述“三七七”路径?

白皮书认为,数字化转型的三个方面,主要从企业人、财、物、产、供、销等企业运营方面,粮食数量、质量、物流、粮权、供求关系、市场价格等业务监管方面,以及产业生态三个方面,构建以企业内部大循环为主,企业内部和企业外部双循环的粮食产业新格局。

从技术上说,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由选应用逐渐走向选平台,即打造具备新型IT基础设施和新型IT架构的数字化底座,中小企业更多的是推动业务上云,在云端构建适合自己的数字化底座。

对于连续性、安全性要求较高的粮食仓储作业、粮油加工等作业场景,粮食行业迫切需要借助边缘技术等相关技术提供低延迟、快速响应和实时控制的边缘能力,借助数字孪生等技术,将真实世界的粮仓映射到数字粮仓,实现更加精细化的作业管控。

大量智能机器人将在粮食行业各环节得到普遍应用,例如粮面平仓机器人、仓库自动搬动机器人、库区寻根机器人以及RPA财务机器人等,将进一步强化人机协同能力。

白皮书认为,从场景趋势来看,企业由金字塔哑铃模式逐渐向能力模式转变,构建基层单位智能作业、上级单位敏捷创新、总部智慧决策的新型模式成为主流趋势。

随着人工智能和各类智能机器人的普遍应用,机器人作为企业的新员工,打造人机结合的新型员工队伍将是必不可少的。另外,需要从了产品创新数字化、生产作业数字化、企业运营智能化、用户服务敏捷化和产业体系生态化等方面加大数字化的创新实践。

图片

“数字化转型的过程就是从业务发展、管理变革、人员赋能到业务创新的一次变革,在此过程中,企业需要获取数字运营能力。”浪潮智慧粮食方案总监、智慧企业研究院资深专家裴广恩向记者介绍,数字运营能力主要体现在共享化、柔性化和敏捷化的组织能力,将机器人作为企业的新员工,提供人机协同能力。基于数字化底座,面向粮食收储、粮食加工、粮食物流、粮食贸易、产业园区等领域进行数字化应用的能力。

他认为,粮食行业数字化转型是涉及数据、技术、流程、组织等复杂系统工程,涉及面宽,成本高,风险大。而在此方面,我们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

“粮食行业数字化转型道阻且长,但行则将至,让我们共同努力。”裴广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