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违纪违法案件的内情。

文章称,在这个“土地资源十分稀缺,海洋资源殊为珍贵”的省份,张琦滥用公权、以权谋利,巧立名目填海造地、违规开发,把土地资源变成肆意切割的蛋糕、捞钱赚钱的工具,是“靠地敛财”“坐地生财”“借岛发财”的典型。

我们注意到,张琦系十九大后海南“首虎”。去年12月,他被判无期,敛财1.07亿元,给国家造成数十亿元损失。

“坐地生财”“借岛发财”

文章称,张琦政绩观严重错位,好大喜功,为尽快捞政绩、谋升迁,不惜牺牲土地、海洋资源和生态环境。任儋州市委书记时,违规推动海花岛项目,涉及填海总面积783公顷。在他的极力推动下,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将填海项目拆分成36个面积小于27公顷的子项目瞒天过海,使得不过关的项目得以推进,该禁止的项目得以审批,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被永久破坏。

根据简历,张琦2008年任儋州市长,2010年至2014年担任儋州市委书记。

2017年,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海南省委、省政府进行反馈督察意见时指出,海南海域岸线自然生态和风貌破坏明显。沿海市县向海要地、向岸要房等情况严重,对局部生态环境造成明显影响或破坏。首个被点名的问题就是“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化整为零违规审批海花岛填海项目,项目施工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

海花岛填海项目施工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

2018年《海南省贯彻落实国家海洋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披露,2013年,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在海花岛项目用海审批过程中,未进行关联性审核,对恒大集团旗下5家子公司申请的36宗项目分三批进行确权,共批准填海783.57公顷。上述审批所涉各单宗项目的地理位置紧密相连邻。项目备案号相连、海域使用权人具有关联性,且批准用海面积均不超过27公顷,规避国务院审批。

另外,张琦在担任三亚市委书记期间,打着新能源汽车的幌子,帮助私营企业主违规获得17.4万平方米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通过调高房地产用地比例谋取私利。2010年至2018年间,张琦帮助多名私营企业主在儋州、三亚、海口违规取得土地近7000亩。其中,帮助某地产商违规设置排他性竞买人条件,违法获取土地1000多亩,占用地质公园、生态林地,给国家造成数十亿元损失。

海南填海问题多次被中央点名

2010年初,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此后海南成为一片待开发热土。不过,观海解局注意到,与盲目追求资本回报相伴的是,海南多处违规填海问题先后被中央环保督察组、中央巡视组点名。

2017年12月,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海南反馈了包括海花岛、万宁日月湾月岛、三亚红塘湾新机场在内的9个项目。

2019年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海南省开展第二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并于2020年10月向海南省反馈了督察报告,明确指出,海南省在违法围填海问题处置方面尺度把握不一,个别围填海项目继续违法违规建设。前述9个项目中,有3个被点名“整改不严不实”。

此外,2018年2月22日至5月23日,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海南省进行了巡视。当年10月,巡视组向海南省委反馈巡视情况强调,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解决填海造岛、大搞房地产开发带来的遗留问题。

海南违规填海已被按下停止键!2019年5月,中办、国办印发《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海南)实施方案》。其中提及,实施最严格的围填海管控和岸线开发管控制度,除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围填海项目审批。加快处理围填海历史遗留问题。

去年10月,海南省召开《海南省贯彻落实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报告整改方案》新闻发布会,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毛东利提到,根据中央巡视组要求,根据“一岛一策”“一事一策”、彻底整改的原则,对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的9个围填海项目实施分类处置,分阶段推动问题整改到位。

此外,海南省委常务副秘书长铁刚在会上表示,截至目前,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应销号整改任务240项,已完成销号221项。对移交海南省的9宗生态环境损害线索启动调查问责,共对17个责任单位、135名责任人员严肃问责,其中厅级干部30人。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3877件群众举报件,已办结3829件,办结率98.76%。

报道介绍,海南在全省范围深入开展土地清理专项整治,对海花岛、新埠岛等全省海岛在建项目进行清理整治,对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囤积闲置土地、破坏生态红线等问题坚决纠正,对符合收回条件的土地,依规依法予以收回。经过整治,收回土地1056亩,挽回经济损失106亿余元。海口横沟村改造项目整改任务全部完成,海口新埠岛海南之心项目7项整改任务已完成5项,儋州海花岛有关问题整改工作有序推进,三亚南丁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完成撤销,被侵占的二类生态保护红线区生态修复工作已完成。

生态中国网综合整理;信息来源:澎湃新闻、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