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6

(广西玉林市博白县宁潭镇“网红村”的牌子被拆除。)

近日,广西玉林市博白县宁潭镇一个村庄竖起一块“网红村”的牌子,大量人员在村庄进行低俗、恶搞直播,被当地政府摘牌,相关人员被约谈,引发舆论关注。

在短视频平台搜索发现,一个自称来自该“网红村”的博主发布的视频中,多位村民正在做直播,这些村民身穿大红色西装、病号服,有的戴着绿帽子,有的人的头发一半是黑色,另一半则被染成黄色、红色,语言低俗。部分村民甚至在地上打滚,或者做其他怪异举动。

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6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超过8亿,网络直播用户达5.62亿。2019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1302.4亿元,网络直播市场规模达843.4亿元。

丑行、低俗、恶搞,不应被当做网络流量和卖点。但在现实中,一些直播平台为了逐利,对内容缺乏有效监管,使得低俗、恶搞等不良内容大行其道,一些人借此牟利,部分受众沉迷于此无法自拔,特别是对正处于价值观形成阶段、缺乏鉴别力的青少年网民而言,更让人忧心。

直播并不是坏事,凭本事挣钱无可厚非。但相关从业人员应当达成共识,作为进入公众视野的主播,应当遵循基本的道德准则,不应使人误以为通过兜售低俗、奇葩行为就可以获取利益。以恶俗为荣的“网红村”的出现,正是相关平台失范、纵容的结果,需要监管部门引起高度重视。

整顿上述直播乱象,亟须监管部门和直播平台制定更为严格的处罚制度。记者查看一位来自该“网红村”的主播发现,该主播曾因为“行为引起他人不适”,被直播平台禁止主播连线或“PK” 3天。但事实上,这类惩罚并未起到实质性效果。涉事主播的账号被封停后,往往可以用小号继续直播,封停结束后更是变本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