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中旬,在“中国桔橙之乡”四川省丹棱县,一种名为“不知火”的晚熟桔橙刚刚上市。15日,在全县“不知火”种植技术大比武中,果农赵刚拿了第一。

赵刚在丹棱县齐乐镇红石村流转了60亩地种“不知火”。他说,“夺冠”的秘诀在于大量施用有机肥,精心进行田间管理。

丹棱县位于成都平原西南边缘,为全国晚熟、极晚熟桔橙适宜区。赵刚的父亲赵泽如是丹棱县最早一批果农。过去,当地农户种植传统脐橙,可由于缺乏特色,难以打开销路。有一年,赵泽如种的脐橙价格低至每斤0.8元,仍卖不出去。

这是全国许多地方农业发展面临的共性问题,问题主要出在供给侧,“大路货”容易滞销。为此,近年来,四川大力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传统脐橙皮厚、难剥,而传统的桔子虽然皮薄,却容易在运输中损坏。丹棱县通过试种,筛选出“不知火”这一品种,其口感好,且果皮厚度适中,既容易剥,又便于保存运输。

我国桔橙产地主要集中在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如何在市场竞争中体现出优势呢?丹棱县找准“不与两湖抢早、不与赣南争中”的定位,主打错季销售,晚橙最终在市场中“晚成”。

丹棱县顺龙乡官厅村果农李维俊种了10亩“不知火”,年年价格高、销路畅。“今年总共能产大约5万斤,价格保守估计,就算一斤4元,也能卖20万元。”李维俊说。

“不知火”大火,甚至成为四川远近闻名的“网红”“爆款”桔橙,吸引很多有知识、会管理、善经营的年轻人回村务农。在丹棱县唯实家庭农场,29岁小伙吴超放弃了城里的白领生活,回村钻研种植技术,今年他种的“不知火”在大比武中进入了决赛“十强”。

丹棱县副县长刘伟巍说,目前全县已种植“不知火”18万亩,去年产值达到30亿元。去年,全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1441元,其中“不知火”贡献值占了1万元以上。“丹棱桔橙”成为乡村振兴和果农增收“摇钱树”。

新华社记者:陈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