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3日,一艘重型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搁浅,造成航道拥堵,目前依然停航。据了解,全球每天有近三分之一的集装箱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目前等待通过的船只已多达369艘。

卫星图片显示货轮搁浅情况,船头朝东北,船尾朝西南。 

货轮方向舵已移动30度

无法确定脱困时间

据悉,这艘搁浅货轮“长赐”号长度约400米、宽度约59米,运输能力为22.4万吨,是世界上最庞大的集装箱巨轮之一,于23日进入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时搁浅。

关于货轮搁浅的原因,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介绍,除了最初提到的沙尘暴和强风天气,还可能有货轮的技术故障和人为因素等原因。

埃及方面已经为搁浅的货轮制定了多套救援预案,但无法确定货轮什么时候能够脱困。目前,货轮的方向舵和螺旋桨已经开始工作,方向舵已经移动了30度,货轮船尾略微移动。 

等候潮水、减载、拖曳清淤

多套救援方案并行

专家表示,针对巨轮搁浅的救援方案主要有三种,分别是等候潮水、减载和拖曳清淤。

等候潮水

本月的大潮预计在当地时间28日和29日出现,大潮的高潮水位在2.14米左右,相比搁浅时1.56米,增加50公分,对于救援是一个有利因素。

减载

搁浅货轮装载有大约18300个集装箱,但货轮搁浅区域附近没有卸集装箱货物的设施,实施起来难度比较大。

3月24日,一艘拖船在重型货轮搁浅水域作业。

拖曳清淤

根据测算,救援人员需要清理多达2万立方米的泥沙,才能使搁浅的货轮重新漂浮起来。 

3月25日,工程机械在搁浅现场作业。

专家表示,最佳方案是这三种方式相结合。这艘货轮的船尾搁浅得不太严重,可利用拖轮拖曳船尾,疏浚船尾的淤泥。在大潮的有利条件下,利用船舶本身的动力,并配合拖轮、疏浚等方式,对救援是非常有利的。 

绕道南非好望角将带来额外成本

由于苏伊士运河何时能够恢复通航仍是未知,一部分船舶已经选择绕道南非的好望角进行货物运输,这也给船只带来了额外成本。

通常情况下,货船以12节的速度从苏伊士运河前往荷兰阿姆斯特丹约需12天,而绕道南非好望角则需41天,航程增加约1万公里,且额外花费7百万兰特(约合300万人民币)。

等待通航船只达369艘

全球供应链受到影响

苏伊士运河作为重要海运航道之一,全球近三分之一的集装箱船都会选择这条航线,目前在苏伊士运河中等待通航的船只已达369艘,这条运河的堵塞可能影响到多种商品的全球供应。

由于对苏伊士运河海运渠道依赖度较高,欧洲市场已明显感受到物流受阻带来的不便。巴西一家厕纸纸浆生产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运河堵塞可能会延迟纸浆运输,继而影响卫生纸供应。同时,堵在苏伊士运河的还有满载咖啡的运输集装箱,由于运输延迟,欧洲或将出现咖啡短缺问题。 

3月26日,等待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

美国《市场观察》称,因为运河堵塞,液化天然气价格已经小幅上涨。如果堵塞持续两周,大约有100万吨液化天然气可能会推迟运往欧洲。

全球10%的石油贸易运输也经由苏伊士运河,国际原油期货价格26日持续震荡上行,收盘时显著上涨。而能源、原材料的断供也会持续打击各国的制造业。

英国《劳埃德船舶日报》估计,每天有价值大约96亿美元的集装箱货物经过苏伊士运河,包括服装、家电和电子产品等。


德国安联保险公司一份报告显示,搁浅货轮造成的运河堵塞或将导致全球贸易一周损失60亿至1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