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31

“少喝酒、健康饮食、锻炼身体,注重理财”——这是大家新年规划中最为经典的几条。但如果你在疫情期间开始亲自种菜,也许在今年的计划中,还要加入“让自己的菜园更环保”。

人民三农和7位来自各地的生态种植(养殖)者聊了聊。他们对土壤生态健康的保护意识,以及对碳封存和水资源管理原则的恪守,让土壤在作物生长的同时得到滋养。他们在2021年的种植目标一定会让生活变得更好,也给更好的世界贡献一点儿力量。

祝大家新年快乐!

石嫣:我要在农场里种植更多的老品种植物 比如番茄

(石嫣,分享收获农场创始人、国际社区支持农业联盟(URGENCI)联合主席、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和清华大学博士后)

对于2021年的规划,我的想法是在农场种植更多的老品种植物,比如番茄。去年我们种植了十几种,今年还会继续尝试种植更多品种来增加食物的多样性。而且,新冠疫情的发生让我意识到了本地农业的重要性,首先本地农业的流通更加短链,从农场直接连接到消费者,中间没有其他环节,所以食品安全能够得到很大保障;同时,本地农业也不容易受国际贸易等外在因素的影响。因此,在保证食品安全和供给安全方面,本地农业都能起到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因为疫情,许多菜市场关闭了。现在,很多人选择从超市购买蔬菜。但超市产品的货架期很长,进货主要以一些大宗蔬菜为主,在疫情期间,很多人实际上吃到的蔬菜品类在减少。我希望分享收获这样的农场可以让更多人看到,即便是在非常时期,这样的本地农场依旧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食物多样化,只有这样,我们的营养、健康就能有更好的基础。

沈洁:不可否认 生态化养殖更有可能带来优质的农产品 我对生态养殖的发展更有信心沈洁(沈洁,远谷庄园创始人。经营生态农场十年,建立起全产业链生态农场。)

随着近些年肉类产品价格的增长,大众逐渐形成对“少吃肉,吃好肉”的追求。不可否认生态化养殖更有可能带来优质的农产品,这迎合了未来市场的需求。

2021年,远谷庄园农场依旧会坚定执行订单式农业,在合理范围内增加产品存栏量,并优化产品结构。我们会更注重动物在农场活动的自由度。除了定期的粮食投放,尽量减少人为干预。同时通过轮换养殖区,在闲置养殖区域内加强果树种植,优化养殖环境。

由于农场的消费人群更倾向于购买产品的优质部位,其余部位会存在一些产品剩余,我们要继续加强对这部分产品的深加工研究。

在中国网络视频、网络直播兴起的时代,我们希望将远谷庄园的种养殖流程可以更透明地展现给大家,可以用短视频等更年轻化的互联网媒体途径吸引更多私域客户。

生态养殖业本身是相对稳定发展的行业。但在疫情的不稳定因素影响下,我们会做出相应的改变。如继续加强农场的全产业链模式,坚持完成动物口粮种植、自繁自养以及城际物流的闭环结构,减少农场对外部的依赖。

吴亚黎:我会种植更多的可食用鲜花、香草和稻谷、蔬菜

(吴亚黎,农禅农庄创始人,生物动力有机农场实践者。)

生物动力有机农场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农业形态,是健康土壤、健康生活的保障。

延续我在2019年制定的计划——即提前三年做种植规划——2021年,我的种植计划依旧如此:提前三年安排土地休耕与轮作。在此基础上,我会种植可食用鲜花、香草及稻谷蔬菜。与2020年相比,蔬菜品类和稻田比例会在新一年有增加。

有机种植需要有机销售,我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投入到有机销售中来。因为有机是生产所需、生态所需、生活所需和生命所需。

Acadia Tucker:欢迎更多的蜜蜂、蝴蝶来到我的农场 这没什么坏处 只会增进花园里的生物多样性(Acadia Tucker,再生农业农场主,《健康食品培育:一位普通公民的后院碳耕作指南》Growing Good Food: A Citizen’s Guide to Backyard Carbon Farming 作者。)

过去,我从未想过节省种子,我总是很容易被种子图鉴中漂亮的照片所吸引,然后下单,但是并没有真正种植,所以,每年都会有不少种子剩下。但是,对于2021年和未来而言,节约种子都是为再生农业种植做贡献的不二选择。我会在我的院子里专门辟出一块空地尝试种植这些被我浪费的种子。

以前,我习惯在香菜长得过快时给它们剪枝,但今年我想让它尽情绽放。那些蜜蜂和蝴蝶为了传粉而拥簇在香菜蕾丝状白花周围的画面一定很不错。

Rishi Kumar:要继续努力 让我的菜园子成为一个地球生态的缩影(Rishi Kumar,再生农业农场主,园丁、教育专家、再生农业顾问。)

“地球生态的维护与我们自身的发展是两码事”——这个说法是个谬误。我们很早就意识到,在关乎全人类发展的进程中,我们要做的远不只是把碳注入土壤。

2021年,我要把关注点从农业——即惯常的“永续农业”“再生农业”——转向本土文化,转向对本土文化的全方位修补。我也希望可以联合更多人完成这件事。

Daron Joffe :我愿意用更多的时间在农场里耕种 用纸笔记录所思所想 并保持心情平静、开朗

(Daron Joffe,Farmer D Organics and Citizen Farmers创始人。)

Hugh Lovel,《生物动力学农场》(A Biodynamic Farm)和《量子技术农业》(Quantum Agriculture)的作者,也是我的导师,在2020年去世了。回想起他曾经的教导,我决心在2021年在生物动力学和再生农业领域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新的一年,我计划制作更多堆肥并种植更多作物,这有利于有机物质在土壤中积存。有规划地减少耕地使用,以护根作物、肥料和荞麦、白三叶草、一年生禾草来覆盖和养护土地。除此之外,我还想在家人和朋友的后院子里都种上果树。

Karen Washington:管理好我的农场 以此表达对这里居民的谢意

(Karen Washington,Rise and Root农场合伙人,the New York City Community Garden Coalition(NYCCGC) 前任会长。)

我的农场Rise and Root坐落在纽约州橘郡的黑土地地区,众所周知,那里因为富含有机物质的土壤而著名。

作为一位农场主,最大的慰藉是看到所种的粮食给人带来帮助,特别是能给那些生活不幸的人们带来安慰。新的一年,我有两个计划:首先,关心那些在这个区域生活居住的德拉瓦人,我会管理并保护好这片土地,以此表达我对他们的感谢;其次,在耕种时,谨记自己从土壤中获得了什么,心怀感激,用劳动来回馈一切。


撰文/Lindsay Campbell、闫子颖

翻译/闫子颖 

图片/个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