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研究院前副院长、研究员马晓河

对话编辑:郑青春

按照世行标准,每人每天收入在10美元到100美元之间的算中等收入人群,低于10美元的算中低收入人群,高过100美元的算高收入人群。按照实际汇率计算, 2019年,一美元兑换6.89元人民币。2019年,我国在10美元和100美元之间的中等收入人群大概是7亿。这7亿中等收入人群占总人口比重是50.3%,中国有一半人口属于中等收入人群。离高收入国家门槛值的60%中等收入人群,还有10个点的差距。

如何增加中低收入人群的可支配收入,缩小收入差距?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研究院前副院长、研究员马晓河在与狐财经-搜狐智库《致知100人》对话中指出,要通过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增加消费主体老百姓的收入,此外还要增加低收入人口的基本养老补贴。

马晓河表示,国民收入分配结构从宏观上分为三块主体:

一是政府,各级政府在国民收入中切一块,一部分用于政府的基本运转和社会运行。另一部分做公共产品,进行公共投资,比如路、水、电、气、网等。

二是企业切一块,一部分用于简单再生产,另一部分用于扩大再生产。 

三是居民切一块,用于居民消费分两块儿,第一是近期眼前消费,第二是远期消费,远期消费是先把钱存起来,存到一定时候再消费。所以这部分要先变储蓄,再变消费。

他指出,从三大块看目前国民收入的分配,过去多年,各级政府拿得比较多,比重上升。企业拿的比重也在上升,唯独老百姓消费主体这块儿拿得比较少,比重在下降。下一步要研究如何调整国民收入的宏观结构,通过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增加消费主体老百姓的收入,也就是劳动者的收入。

“2014年到2019年,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从过去的47%下降到43%。从初次分配看,现在劳动报酬比较低,在国民收入分配中要增加劳动者报酬比重。”马晓河强调,再分配里面,政府拿到国民收入以后,不但要用于公共投资,还应考虑扩大转移支付,用在这几个方面:

第一,增加低收入人口的基本养老补贴。现在农民60岁以上,每月补助是100块元多一点,下一步应该将补助提高一倍,比如每人每月200元以上。

二是收入方面要专门给中低收入者的就业提供帮助,增加就业。比如政府对中低收入家庭进行资助,让他们能有保障就业的机会,这都是具体政策。还有凡是能为中低收入家庭提供就业的企业,给予企业在税收方面的优惠,再比如为中低收入人群就业提供技能培训,政府给予相应的补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