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很多地方,代表农业的面孔都是女性。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称,在全球范围内,最不发达国家里大多数从事经济活动的女性都集中在农业领域。根据2012年的农业普查(Census of Agriculture),美国农业从业者中农妇的比例高达30%——问题在哪里?因为土地、融资、市场、农业教育培训、合适的工作条件以及平等待遇方面的不平衡的原因,使得女性在耕种之初便处于明显的劣势。

土地所有权、传统性别角色 依然在限制女性于农业工作中的作用

最大的障碍是土地所有权。在发展中国家,只有10%至20%的土地所有者是女性,而且在世界上的某些地区,女性甚至仍然不能合法地拥有或控制土地。因此当农村女性无权对她所耕种的土地作决定时,就不可能签订能够提供更高收入和保障可靠收入来源的农业协议。

(在不丹的蒙加尔(Mongar),一位农妇正在用古老的的方法,借助风力分离谷壳。 摄影/ALEX TREADWAY)

(一位牧羊的尼泊尔妇女要把两只小山羊交还给它们的母亲。摄影/ALEX TREADWAY)

此外,发展中国家根深蒂固的性别角色传统也可能会阻止女性到市场上贩售自己的收成,有些地方的农妇甚至不能在没有丈夫许可的情况下走出村子。虽然美国的农妇并不会面临同样的限制,但33岁的洛里·弗莱诺(Lorie Fleenor),作为田纳西州布里斯托尔(Bristol)的第8代农民,依旧认为农业中一直存在的性别偏见让她的丈夫本(Ben)在处理她家的Magna Vista农场的商业交易和电话时更加容易。

“即使农场是由我来经营并且负责拍板,他们(男性农民)也并不想跟我来聊什么时候割草,什么时候卖牛,或者我们有多少降雨。他们想和男人对话。”她说,“我想作为一个女人,你必须超越自我来证明自己。”

然而,即使农妇们付出了额外努力(就世界范围而言,女性每年比男性工作更长时间),她们在作物产量和收入方面仍然远远落后于男性同行。女性经营的农场比男性经营的农场平均少产出20%到30%。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说法,造成这种“作物差距”的原因与能力无关,而完全是由性别偏见造成。

(在美国缅因州的莱曼(Lyman),一位农妇正在采摘瑞士甜菜。 摄影/HEATHER PERRY)

例如,经济体系中固有的性别偏见经常会影响女性获得信贷。对于发展中国家小农经济中的农妇来说尤其如此,在某些国家,女性们往往由于文化规范以及拿不出抵押物而借不到钱。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投资,会进一步影响农妇们购买化肥、抗旱种子,应用可持续发展的农业方式以及其他提高作物产量的先进农具和技术。

提升女性在涉农领域的存在感 让她们用自己的话语分享故事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称,消除农业领域的性别偏见,不仅能让女性发挥最大的经济潜力,还能帮助养活世界上的饥饿人口。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目前全球约8.2亿营养不良人口中的大多数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女性是粮食生产的关键。让女性获得与男性相同的资源和教育,可以使女性的粮食产量增加多达30%,有可能解决1.5亿人的饥饿问题。此外,粮农组织还认为,获得额外收入将使女性能够在保健、营养和子女教育方面增加更多的预算,这些投资可为农业家庭及其社区带来长期的积极影响。

(尼泊尔东部一个土著家庭的成员正在收割小麦。摄影/RENAN OZTURK)

(一名农妇在印度亨比(Hampi)的乡间种植水稻。摄影/ALEX TREADWAY)

(一位农妇穿过温室中的藤蔓,观察正在生长的番茄植株。摄影/THE GOOD BRIGADE, OFFSET)

(一位妇女在印度东北部收割菠萝,这里与喜马拉雅山脉接壤,是一个大部分都未开发的偏远地区。摄影/ALEX TREADWAY)

为农妇们提供公平农业竞争环境的努力正在全球范围内取得进展。比如,在乌干达西部,百事基金会(PepsiCo Foundation)与全球人道主义组织CARE合作,向小规模经营的农妇提供知识和技术支持,以使用可持续方式种植高需求作物。最近,他们又发起了一项名为“缩小作物差距”(Closing the Crop Gap)的全球活动,旨在提高女性在农业领域的存在感,并为她们提供一个平台,让她们用自己的话语分享自己的故事。

世界银行同样也将农业和粮食部门的性别平等作为了一个特定目标,努力扩大女性获得土地和农业金融帮助的机会。并且仅在2016年,美国政府的一项全球饥饿与粮食安全计划——“保障未来粮食供给”(Feed the Future)就帮助近240万女性提高了与农业和粮食安全相关的技能,并帮助42万多名女性获得农业相关贷款。

(秘鲁安第斯山脉的库斯科地区(Cusco),为了保存新收获的土豆,一名农妇正在其上覆盖稻草。摄影/JIM RICHARDSON)

现年62岁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克雷普勒(Crumpler)的农妇卡罗尔·库尔特(Carol Coulter)认为,缩小农业中的性别差距将帮助农民家庭和社区生产更多的粮食,益处深远。她是传统家园山羊农场(Heritage Homestead Goat Dairy)的所有者,同时也是“蓝岭农业妇女”(Blue Ridge Women in Agriculture)——一个由北卡罗莱纳州西部九个县的个体女性园丁和农妇组成的支持组织——的创始成员和前执行董事。她在当地的农贸市场上贩售她丈夫朗(Lon)制作的奶酪,那里的许多摊贩都是女性。

“女性是增长最快的新农民群体,我相信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因为她们往往也更重视社区。”库尔特说,“有句话很触动我,大意是说‘如果你教一个男人种地,他的家人就有饭吃;如果你教一个女人种地,整个社区都有饭吃。’”

而且,正如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中所称的那样,如果女性农民能获得与男性农民同样的资源,那么全世界也都会有饭吃。

(文/Maryellen Kennedy Duckett 翻译/张丹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