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6日至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成为明年中国经济八大重点任务之一。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南方洪涝、东北台风、草地贪夜蛾等影响,国家粮食安全话题已被屡屡提及。会议提出,“保障粮食安全,关键在于落实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

资料图:吉林省镇赉县小冰麦秋收场景。中新社 潘晟昱 摄

如何藏粮于技?

——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

会议提出,要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加强种子库建设。要尊重科学、严格监管,有序推进生物育种产业化应用。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

解决种子问题为何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罕见地重点强调?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对记者表示,种子可以说是农业的芯片,严重依赖进口对我国自身的粮食安全是不利的,必须未雨绸缪,这样才能牢牢把饭碗端在中国人自己手里。

“种子技术对农业特别重要,对增产的贡献比较大。”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向记者表示,现在国际上种子垄断性比较强,这意味着价格上是供应方说了算。中国本身是一个农业大国,良种培育是基础性的技术,自己掌握也是应该的。

农业农村部披露数据显示,近十年,我国已审定、登记农作物品种3.9万个;农作物良种覆盖率在96%以上;良种对粮食增产的贡献率超过四成。尤其是水稻、小麦两大口粮作物品种实现完全自给,杂交水稻亩产潜力突破1000公斤并保持国际领先。

“目前中国良种覆盖率其实挺高,特别是粮食方面,主要是我们国家自己培育的,但确实也存在一些种源需要进口,这部分需要进行技术攻关。”党国英说。

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介绍,虽然我国种业科技进步明显,但距离国际先进仍有差距。包括蔬菜、生猪、奶牛品种选育,满足自身没有问题,但品种水平上有差距。从种业科技创新水平看,我国畜禽遗传资源占全球1/6,但鉴定选育工作这一块,还是明显的跟不上,甚至可以说还处在起步阶段,技术创新应用差距较大。

“中国有很多种源还被‘卡脖子’,要加大种业技术的研发和重大产品的研发,培育高产、优质、抗病虫、耐盐碱、适应性强的重大动植物新品种,提升粮食生产能力。”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万建民对记者表示,“毕竟粮食安全是我国重大战略需求,也是国家安全稳定的基石。”

“未来必须持续推进农作物、畜禽良种攻关”,农业农村部明确,力争到2025年,培育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大品种,重点作物和畜禽育种创新能力接近或达到国际一流水平。

资料图:吉林省地处世界三大黑土区之一,承担着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责任。刘栋 摄

如何藏粮于地?

——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

藏粮于技,还要藏粮于地,因为耕地是粮食生产的根基。

会议明确,要牢牢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要建设国家粮食安全产业带,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加强农田水利建设,实施国家黑土地保护工程。

为何要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万建民说,“耕地资源是有限、不可再生的资源,如果打破耕地红线,中国的粮食安全无从谈起,因此要强调耕地‘非农化’。”

据农业农村部有关负责人介绍,部分地区出现耕地“非粮化”倾向,一些地方把农业结构调整简单理解为压减粮食生产,一些经营主体违规在永久基本农田上种树挖塘,一些工商资本大规模流转耕地改种非粮作物等,这些问题如果任其发展,将影响国家粮食安全。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防止耕地“非粮化”稳定粮食生产的意见》。

《意见》明确提出,永久基本农田要重点用于发展粮食生产,特别是保障稻谷、小麦、玉米三大谷物的种植面积。一般耕地应主要用于粮食和棉、油、糖、蔬菜等农产品及饲草饲料生产。在优先满足粮食和食用农产品生产基础上,适度用于非食用农产品生产。对市场明显过剩的非食用农产品,要加以引导,防止无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