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海拔1900米的喜洲,是苍山、洱海间的坝子,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这里阳光雨露充足、霞移溪、阳溪和万花溪三条溪水穿流其间,为大片的田地带来了滋养。人们冬种油菜、春播秧苗,遵循着前人的传统耕作。上千年的农耕文化和生活智慧保留至今,一代代喜洲人明白土地的可贵。

现在,由喜洲一座老房子改造而成的农耕文化艺术馆:稼穑集,旨在展现一系列以农业为主体的生产活动,关注农民和他们的生活方式。

30岁的杨安娜是稼穑集的负责人。作为土生土长的喜洲人和“90”后女性,她对稼穑集和农业有着自己的理解。“农作不易。在技术不发达的时期,女性更多是以消耗自己为代价完成农作。现在,科技进步下的农作活动也迭代更新,我们更应该运用自己自身的科学知识去帮助进行农业业态的再升级。并且要加强农耕文化的开发,在这个注重体验文化的今天,适时改进农耕的流程,在保障原有农业产品营收的同时,扩展农业产品附加值,发挥农业的无限可能性。”

2021年,杨安娜要进一步开发“稼穑集”喜洲农耕文化艺术馆文创产品和农业科教类体验项目,把农耕文化进一步融入到日常,并起积极的教育作用。最终的目的是要对目前的生态农业发展进行引导,对生态农业产业进行深度开发,进一步形成农业发展良性循环。

作为一个田园古镇,喜洲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这片土地。讨论乡土的价值,并非宏大叙事,只是回到乡土现场,进入日常生活,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一粥一饭开始。这种回归和思考,是喜洲和像喜洲一样的小镇们,在这个喧嚣年代的一次身份寻找之旅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