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拉萨1月28日电 藏历新年快要到了,雪域高原许多人家都在精心准备切玛盒——一种祈福的器物,里面盛满了青稞麦粒和糌粑面,插上五彩青稞麦穗和酥油制作的彩花板……

IMG_256

(这是2020年9月9日拍摄的位于拉萨河谷的青稞田(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西藏日喀则市白朗县巴扎乡青稞大户扎西去年种了103亩地的青稞,收获8万多斤。“去年风调雨顺,收成不错。”扎西高兴地说,祈求今年也能像丰盛切玛盒预示的,五谷丰登,青稞满仓。

青稞是青藏高原标志性的主要粮食作物。记者从西藏自治区农业农村厅了解到,2020年全区粮食产量达到103万吨,其中青稞产量83万吨,较2015年分别增加2.37万吨和12.15万吨。

IMG_257

(拉萨布达拉宫对面的金色麦田。 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这是西藏粮食生产连续6年保持在100万吨以上,其中主粮青稞的供应基本实现了自给自足。

被称为“地球第三极”的青藏高原基础地力低,年均降雨量少,中低产田比例高。“加上传统耕作方式粗放,即使是和平解放二三十年后,西藏的粮食生产仍处于较低水平,许多年份连青稞都需要国家调运。”西藏自治区农业农村厅种植业管理处二级调研员周强说。

IMG_258

(在位于西藏日喀则市桑珠孜区嘎吉林村安置点的家中,村民罗追按习俗吃“切玛”,祈福新年吉祥(1月14日摄)。 新华社记者 孙非 摄)

为提高粮食产量,西藏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进行青稞杂交育种。进入21世纪,西藏围绕耕地改造、良种推广、技术支撑等多个方面,不断提高口粮自我保障能力。

“十三五”规划以来,西藏整合“三项补贴”资金,5年累计投入近8亿元,引导农民做好耕地地力提升,每年粮油作物绿色优质高效示范推广和测土配方施肥各190万亩,其中2020年全区化肥施用量减少11%,商品有机肥施用量达到13万吨。

全区以35个粮食主产县为重点,深化种植业内部结构调整,确保高质高效农作物种植面积稳中有升,其中2019年的青稞播种面积就比2016年增加9.22万亩。

自治区还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实施麦类作物良种推广、加大病虫草害绿色防控等工程,目前已累计投入45亿元,建成高标准农田225万亩。最近5年全区累计推广麦类作物良种1069万亩,其中青稞良种覆盖率由2015年的85%提高到2020年的90%以上。

青藏高原延续千年的传统耕作模式,近年来也在发生深刻变化。

IMG_259

(西藏山南市扎囊县松卡居委会的居民在收割青稞(2019年8月29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拉萨市协荣村去年4600多亩青稞喜获丰收,每亩单产比2015年提高50多公斤。村干部曲珍介绍,村里成立专业合作社,流转单户的土地集中连片耕种,原先“二牛抬杠”的耕种场景,已经被耕地机、旋耕机、平地机等农业机械所取代。

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西藏农业机械总动力达到691.5万千瓦,比2012年底增加227.5万千瓦,全区已有170家农机合作社和1086家农业专业合作社中,很大一部分从事粮食种植。目前,西藏粮食每亩单产已由2015年的374.94公斤,提高到2020年的387.33公斤,增加12.39公斤。

在产量稳增的基础上,西藏努力创建粮食品牌,推进深加工品种研发。截至目前,全区通过农业农村部认证的青稞地理标志产品和绿色食品达到7个,自治区农牧科学院已经研发青稞深加工产品4大类80多个品种。近年涌现的众多粮食深加工企业,也创建了一批著名商标。

“如今,产自‘世界屋脊’的青稞、小麦等,正在变成糌粑、白酒、面包、饼干、方便面的几十种食品,源源不断地走出高原,走向全国。”周强说,高原粮食在满足当地日常需求的同时,未来将在百姓增收致富中扮演新角色。


记者:王炳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