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明确提出要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全国人大代表、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在“部长通道”上表示,正在研究制定打好种业翻身仗行动方案,力求用10年左右的时间,实现重大突破。这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作为农业的“芯片”,小种子正孕育一场大变革。

针对中国种业发展的路径问题,种业企业如何助力打好种业翻身仗等问题,中国供销集团旗下中农集团种业控股有限公司种业特聘高级顾问吕楠分享了他的观点。

我国种业发展短板问题突出 “高仿育种”、“拿来主义”伤害育种家和企业的创新和投资热情

农业现代化,种业是基础,是农业“芯片”,是农业产业链的源头。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种业科技和产业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种业发展的时间较短,尤其是市场化的时间较短, 还存在着基础薄、资金短缺、部分作物种质资源匮乏、种子企业规模小、市场集中度低、抗风险能力差等问题。同时,还存在种质资源管理及其开发水平差距比较明显,先进生物育种技术比较落后,种业自身管理问题比较突出等弱项短板。

此外, 整个行业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认识亟待提高, “高仿育种”、“拿来主义”的盛行已经严重地伤害了育种家和育种企业的创新与投资热情。种子产业是需要长期持续投入才能获得回报的产业,除了方向正确、方法得当外,还要有耐心和韧性,有一些种企由于过于急功近利, 无法应对自身业绩的起起伏伏,没有准备好越冬的粮草,只能惨败出局。

我国自主选育粮食种子品种种植面积达95% 大豆、玉米、蔬菜等种子“卡脖子”问题亟待突破

当前,我国农作物良种覆盖率在96%以上,自主选育的粮食种子品种种植面积占到95%以上,做到了“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但是,我国大豆、玉米的单产水平还不高,只有美国的60%不到;蔬菜品种仅达到13%左右;糖用甜菜、耐储番茄、彩甜椒、洋葱、西兰花、胡萝卜等少数专用品种进口比例还比较大,超过了50%。尽管这些作物面积的占比看起来并不高,看似这些作物对我国人民的“吃饱”问题影响不大,但这些品种的发展水平直接关系到我国人民能否“吃好”和农业相关产业发展的质量与效益。

农业领域的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强,特别是在育种的理论和关键核心技术方面,我国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较大差距,种业创新的主体企业竞争力不强,存在小、散、低、重等问题。

我国种业自主创新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明显差距

目前,世界种业正迎来以基因编辑、合成生物学、人工智能等生物技术融合发展为标志的现代生物育种科技革命,需要我们抓住机遇、加快创新,打好种业翻身仗,从而实现种业的跨越式发展。

从 20 世纪90年代开始,全球种业由政府主导时期逐渐过渡到寡头垄断、全球化经营阶段。 全球种子产业已经由传统的种植业演变成了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人才密集型、市场垄断型、经营全球化的高新技术产业。国际上许多种子公司都是集研究、开发、生产、加工、销售等环节于一体的大型企业,而且公司经营活动与业务范围也更加多元化。为增强市场竞争力,大型种子公司在种子经营上都采用以一种或几种作物的杂交种子为主、兼营其他多种作物种子的经营模式。种企通过各种收购、兼并行为加快了资本、科技、人才等现代生产要素在种子行业与其他产业之间流动和相互融合的速度,也提高了种子公司整体的融资能力和市场竞争力。

对比国际生物育种龙头公司,目前国内种子的行业集中度非常低,行业CR3为3.65%,CR9仅为 5.18%;国际上,龙头种企的CR4约49%。

注:CRn是指在某一个行业中,市场占有率排名前n家的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之和。

国内种业龙头企业快速崛起

当下,隆平高科、荃银高科、大北农等种业龙头企业已经向着“卡脖子”的育种环节发起冲锋,大北农、登海种业等种业公司在生物育种方面亦有布局。备受市场关注的中化集团收购先正达,先正达是世界第三大种业巨头,仅次于孟山都和杜邦先锋,为中国种业的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种业企业驱动种业发展,针对国内企业在推动种业发展方面国有企业已经开始加大投入。吕楠举例,像中国供销集团旗下中农集团种业在水稻、玉米、小麦等我国最主要粮食作物的种子业务上发力。水稻育种方面,在江西南昌、湖南长沙、海南三亚等地建成稳定的科研基地,在江西井冈山、江西奉新、湖南桃源、安徽合肥、四川成都建成5个新组合品种测试及抗性测试点,在江西南昌建有高标准的实验室。玉米育种方面,在山东聊城成立了聊城市千禾农业技术应用研究中心;同时,拥有200亩试验用地的科研试验站、建有高标准质检实验室、自建海南南繁站;在内蒙古通辽,也建有高标准的科研试验站、质检试验室。近年来,中农集团种业先后选育鉴定了5个优良的不育系水稻种,审定的水稻品种数量达到10个;已育成玉米新品种7个,其中,国审品种2个,省审品种5个;育成小麦品种1个,合作开发小麦品种3个, 中农集团种业还根据子公司所在地独特的地理位置,在内蒙古开展了以谷子、高粱种子为主的杂粮种子业务,有望独辟蹊径,为干旱、高寒地区的农民提供优质的品种资源和服务。

打好种业翻身仗 需要从以下几方面着力:

完善种质资源搜集鉴定和利用体系。要保护并科学地利用种质资源,这是种业科技创新的源头。建立健全的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体系,要加强种业核心关键技术攻关,特别是当前要加快实施现代农业生物育种重大科技项目,有序推进生物育种产业化应用,同时要加强基础性前沿性研究,促进产学研结合、育繁推一体,建立健全商业化育种体系。

南繁硅谷等创新基地的建设。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指出“加快建设南繁硅谷”,打造科研新高度要以国家打造“南繁硅谷”建设为契机,立足国际自由贸易港,做好发展的新定位,发挥好面向全球的种业科技资源创新、南繁服务、科研专家交流共享、国际种业合作、国际种质资源交易的平台功能,建成集科研、生产、销售、科技交流、成果转化为一体的服务于中国种业的科技创新公司。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知识产权是科技创新、科企合作的有力保障,在创新方面,使种质资源和创新既能做到互通、共享,激发创新的动力, 同时又能明晰知识产权的归属,做到有效保护知识产权。对创新的成果通过市场化机制进行有效的转化,在体现研发价值同时提升社会效益。

实施“引进来、应用好、走出去”战略。持续推进国际化合作“引进来”:通过从有优势的国家引进先进的种质、产品、人才和技术,进一步开拓国际合作渠道,积极寻找和促进成立合资公司或合作研发中心。“应用好”:充分利用引进资源的优良性状,与国内资源充分融合,丰富种质类型,创制新产品,完善产品结构,提升公司的研发创新能力。“走出去”:利用企业在国内的科研基础,把现有品种在做好知识产权保护的前提下,推广到种业基础相对较为落后的国家和地区。

掌控前沿生物技术和数字技术。我国种业科技创新起步较晚,基础研究仍很薄弱,基础研究与产业研究脱节现象较为严重,前沿生物技术和数字技术原创性不足、转化能力不足。种业龙头企业开展品种创制和推广的高效协同创新生态,打造前沿生物技术、数字技术和传统育种充分融合的商业化育种体系,努力实现前沿育种技术弯道超车。鼓励科研院所、高校在相关领域的科研人员开展长效性、关键理论研究。改变原有的成果评价体系,引导更多科研人员从写论文评职称向鼓励原发创新成果上转变。

加大研发投入力度,引导育种人才向企业流动,不断提升自主科技创新能力,要围绕党中央提出的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国家战略,种业头部企业必须要在种质资源创新、育种技术攻关、育种基地建设、科技成果转化、种业生产核心区域建设等方面, 进一步加大科技投入, 提升企业自主科技创新能力,提升原创性育种技术的研究和开发,为中国种业彻底解决“卡脖子”问题贡献力量。

对于个别我国缺乏种质资源的特殊小作物,国家也可以采用兼并收购的方式揽入囊中、为我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