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国新办在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新闻发布会宣布,“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已全面完成,960多万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全部乔迁新居。

“960多万易地搬迁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胜券在握。”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赵辰昕表示,2019年底已有920万贫困搬迁群众实现脱贫,今年剩余的40万贫困搬迁群众各地已完成相关退出工作,目前正在接受脱贫攻坚成效考核。

人类迁徙史和世界减贫史上的伟大壮举

世界上超过千万人口的国家只有80多个,而近1000万人易地搬迁,就相当于搬迁了一个中等人口规模的国家。这场历时五年的奋斗,堪称人类迁徙史和世界减贫史上的伟大壮举。

“十三五”期间,全国累计投入各类资金约6000亿元,建成集中安置区约3.5万个。其中城镇安置区5000多个,农村安置点约3万个;建成安置住房266万余套,总建筑面积2.1亿平方米,户均住房面积80.6平方米;配套新建或改扩建中小学和幼儿园6100多所、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2万多所、养老服务设施3400余个、文化活动场所4万余个。960多万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已全部乔迁新居,其中城镇安置500多万人,农村安置约460万人。

迁得出,也能稳得住、致得富。据国家发改委统计,贫困群众易地搬迁后,就业能力明显提升。有劳动力的搬迁家庭实现了至少1人就业目标,搬迁群众收入水平得到显著提升。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纯收入从2016年的4221元,提高到2019年的9313元,年均增幅30.2%。

“从全球来看,也存在因生态或重大工程项目等原因而实施的易地搬迁,但专门以脱贫为目的的易地搬迁,是中国独特的举措。”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黄祖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之所以能完成这样的壮举,根本原因是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农村贫困人口的脱贫,把易地扶贫搬迁作为解决贫困问题的重要抓手,并且发挥了集中力量办大事难事的制度优势。

易地扶贫搬迁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

作为脱贫攻坚矛盾最集中、领域最综合、工作链条最长的工程,易地扶贫搬迁被称作头号工程和标志性工程。这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大迁移,更是生产生活方式的重建、城乡格局的重构和社会关系的重塑。5年,帮助960多万人搬出群山深处,拥抱新生活,这个工程的难点在哪?

搬迁规模前所未有。据国家发改委统计,从1983年到2015年,我国累计搬迁人口680万。而“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的任务是5年搬迁1000万,这约等于三峡移民的近8倍。范围广,时间紧,挑战巨大。

搬迁对象为贫中之贫。“十三五”之前实施的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已将大多数容易实施搬迁的贫困人口搬迁出来。尚未搬迁的贫困人口,所处自然环境更为恶劣、发展基础更为薄弱、贫困程度更深。加之“住惯的山坡不嫌陡”,故土乡情让人难以割断,搬出去后生活有没有保障、钱袋子有没有着落等,让老百姓顾虑重重,动员难度极大。

适宜搬迁安置的空间严重不足。这近1000万人,高度集中在中西部崇山峻岭、荒漠化严重、高原高寒等地区,有的地方有土无水,有的地方有水无土。这些问题在西北、西南,特别是三区三州尤为突出。适宜生活、就业的安置选址空间十分有限,后续发展面临的自然资源、发展环境、基础设施、市场条件等约束也十分明显。

搬迁工作点多面广,工作链条长。易地扶贫搬迁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数万个安置点,关系到近千万搬迁群众的切身利益。从搬迁对象的识别、安置点的确定、建设、搬迁入住,到后期产业的发展、社区管理、拆旧复垦,每个环节都马虎不得。这对迁入地政府和迁出地政府来说都是严峻考验,特别是跨县安置,任务更加繁重。

“面对这些问题,中央和地方制定了翔实周全的搬迁政策与方案,采取因地制宜、类型多样的搬迁模式。如整体搬迁和局部搬迁相结合,就地搬迁与异地搬迁相结合,搬迁与就业、公共服务改善相结合等政策措施,力求易地搬迁能搬得出,稳得住,并且能致富。”黄祖辉说。

为今后重大民生工程积累宝贵经验

通过五年的实践,易地扶贫搬迁已经形成较为完备的推进实施机制,为我国之后实施重大民生工程提供了参考借鉴,也为全球减贫事业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实施如此规模、如此艰巨的伟大工程。”国家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说。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农村经济与地区发展业务部处长王艳华认为,易地扶贫搬迁开创了国家重点工程系统性治理的先河。五年来出台的系列政策措施,共同形成了包含财政、金融、投资、搬迁对象、住房、基础设施、土地、后续扶持、公共服务等方面的易地扶贫搬迁“1+X”政策体系。

“实施涉及重大民生的工程,一定要规划先行,政策周密,要以改善民生福祉为最终目的。既要重视公平性,又要重视效率性,实现老百姓满意,财政可承受。此外,还要特别注意做好后半篇文章,让政策落实到最后一公里。”黄祖辉表示。

国家发展改革委地区振兴司司长童章舜将中国易地扶贫的经验概括为“坚守一个初心、坚持一个原则、严守四条标准、突出五个狠抓”。“一个初心”是指搬迁的初心是脱贫。“一个原则”是指“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四条标准”是指搬迁对象精准的界限、住房面积标线、搬迁不举债的底线和资金项目规范管理的红线。他指出,搬迁的贫困户原则上每户的自筹资金不能超过1万元或人均不超过3000元,目的是让贫困群众花很少的钱就能够住上安全实用的住房。“五个狠抓”是指狠抓顶层的谋划设计、狠抓组织动员部署、狠抓筹资方式的创新、狠抓后续脱贫发展,以及狠抓问题的纠错纠偏。

“我们还将通过推进乡村振兴、新型城镇化来巩固拓展脱贫攻坚的成果,这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可以为其他重大民生工程的组织实施提供参考借鉴。”童章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