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猪茅”的牧原股份,去年暴赚270亿元。

1月25日,养猪龙头牧原股份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0年暴赚270亿元~290亿元,扣非净利润预计达300亿元~320亿元。照此计算,作为一家养猪企业,牧原股份日赚接近1亿元。

2020年牧原销售生猪1811.5万头,较上年同期增长76.67%。按照牧原股份预计的2020年扣非净利润下限(300亿元)初略估算,牧原股份2020年销售一头猪净赚超过1600元。

IMG_256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的养猪王者温氏股份,2020年全年销售955万头,牧原股份一举超过温氏股份成为2020年度“中国养猪大王”。要知道,在2018年温氏股份全年生猪上市量即达到了2229.7万头。

推动牧原股份取得惊人业绩的是生猪销售量与生猪价格均大幅上涨,一方面,其2020年销售生猪1811.5万头,较上年同期增长76.67%,累计销售收入为550.65亿元,同比增长180%。另一方面,受国内供需情况影响,生猪价格较上年同期大幅上涨。

成立于1992年的牧原集团,主营业务为生猪养殖,兼有饲料加工、生猪育种、生猪屠宰等业务协同发展。旗下牧原股份于2014年1月上市,主营业务为生猪的养殖与销售。牧原股份属于生猪行业龙头企业,2019年出栏生猪1025万头,规模化养殖全国第一。

在中国养猪业,年出栏量超过1000万头是一道分水岭。温氏和牧原是唯二超过这个数字的企业。 

IMG_257

养猪养成中国巨富

当下,哪个行业最能造富?

往年,答案可能离不开房地产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翻翻历年富豪榜,靠前的每年都是那几位。今年,在猪肉价格的一片涨声中,这个问题有了新答案:养猪。

从2018年下半年起,国内生猪出栏数锐减,叠加非洲猪瘟影响,导致我国猪肉市场供不应求,猪价连续飙升,大部分养猪企业年平均毛利率都维持在较高水平。

据不完全统计,在12家深交所上市猪企中,有8家2020年生猪销量在百万头以上。销量前三名依次为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温氏股份,其中,牧原股份达1811.5万头。而在销售收入方面,有8家猪企同比增长超一倍。排前三的企业为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正邦科技,其中正邦科技增速达206.04%。

2020胡润中国百富榜上,牧原股份的秦英林、钱瑛夫妇和新希望刘永好家族身家分别为2000亿和1600亿,亦分别排名榜单的10位和16位,成为恶劣经济环境下财富不跌反涨的少数富豪。

IMG_258

2019年底一场峰会上,万科创始人王石询问刘永好,“养猪赚了多少钱?”刘永好谦逊地回答:“效益不错,请你吃饭没问题。”(2019年新希望实现净利润50.42亿,同比大增195.78%)几个月后,万科成立食品事业部,正式进军养猪产业。网友笑称:“盖房子真的不如养猪赚钱!” 

看中猪市巨大红利的房产企业纷纷跨界而来。包括恒大、碧桂园、万科、中粮、华润、绿城等一众企业都曾宣布过“养猪”。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过1400家经营范围同时包含“猪”和“房地产”,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企业。其中,6成以上的企业成立于近5年。

不断壮大的养猪大军,盯紧的是猪肉缺口及庞大的猪肉消费市场。农业农村部发布的《中国猪肉展望报告》称,预计2021年我国猪肉产量达5000万吨、猪肉消费量预计达5177万吨。

表面上养猪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实际上早已演化成一场关乎人力、耐力、财力的持久拉锯战。企业贸然入局,很容易在猪周期冲击下套牢在高位,最终进退维谷。

千亿牧原成长记

2019年伊始,受非洲猪瘟疫情与国内猪周期性因素的叠加影响,生猪养殖龙头企业牧原股份股价一路飙升屡创新高。截至2021年1月27日收盘,牧原股份市值高达3463亿,一年的时间里市值暴涨近千亿。

牧原股份到底有多厉害?我们看一组数据:

2014年1月28日,牧原股份上市首日市值83.88亿。

2019年2月,牧原股份市值才首度登上1000亿大关。

2019年10月25日,短短八个月时间,该公司市值实现翻倍,达到2000亿。

2020年3月9日,仅用了四个半月时间,该公司市值突破3000亿。

同时,牧原股份在29家猪肉概念股中总市值的排名也升至首位,击败了温氏股份和双汇发展。

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胡润百富榜》中,河南“养猪大王”牧原的秦英林钱瑛夫妇财富翻了一倍至2000亿,首次进入前十,这两年增长了5倍。

IMG_259

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1992年开始创业,从22头猪养起,历经近30年的努力,快速发展到年出栏超1000万头的规模,创下了养猪业和中国食业的神话。

牧原从生猪主业为基点,业务向上下游产业链进行延伸。经过多年的稳步发展,逐步建立起从饲料、养殖到屠宰的一体化业务布局。这种打法,能够大幅降低企业成本,而对重资产的生猪养殖行业来说,成本控制是提升市场竞争力的关键因素之一。

坚持“自繁自养”

生猪养殖育苗阶段企业之间差异不大,真正拉开差距的是育仔和育肥阶段,主要有“公司+农户”和“自繁自养”两种模式。 通俗点说两种模式类似“加盟”和“直营”的区别。

温氏、正邦、新希望等A股猪企大多采用“农户+公司”的轻养殖模式,即:公司为农户提供仔猪、饲料、疫苗、药品委托农户去养殖,等猪仔长到出栏标准公司再按照一定托管费用把猪买回来。在鸡蛋行业,德清源也是采用类似的模式。这种模式能以更少投资撬动更多产能,与农户形成风险共担机制,易于企业快速扩张;不过,农户养殖条件差异大、管理难度大,农户还会在肉价行情好时私自出售或退出协议。

IMG_260

牧原股份则一直坚持“自繁自养”的重资产模式,即:自行设计、建设猪舍及养殖设备,统一采购饲料、疫苗,雇佣农工集中进行种猪的全部生产过程,最终统一销售给终端消费者。

温氏等猪企的“加盟”模式利于扩张、风险共担,而牧原的“直营”模式便于管理、效率高。牧原通过“自育自繁自养”的一体化产业链将生猪养殖的各个生产环节置于可控状态,在食品安全、疫病防控、成本控制及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等方面牧原食品具备明显的竞争优势。

精于成本控制

牧原扎根河南,这里是我国粮食主产区,在气温对猪仔生存率影响、地域对饲料采购成本、运输料损影响方面,牧原比南方猪企先占据了“地利”优势。而且,近几年国家又加强了对养猪区域的管理,对于河南、河北、黑龙江等省市大力支持,而南方水网城市的养猪进行了区域性的限制。

其次,牧原一直在优化养殖投入。媒体报道,早年秦英林针对保育猪、育肥猪、怀孕母猪、哺乳母猪等所处不同状态生猪就设计出6类32种饲料配方,还陆续改良猪圈,改善猪舍卫生,改造沉淀池处理为生猪提供舒适的生长环境。截至2019年末,牧原研发人数为786人,占员工总数的比重为1.6%,全年的研发投入金额为1.12亿元。

2020年6月5日,投资者向牧原股份提问每个养殖人员可管理多少头母猪时,牧原方面给出的回答是:1名饲养员可同时饲养2700~3600头生猪。这远远超过温氏以家庭农场为基本养殖单元的数百头养殖效率。

模式+地域双重优势下,牧原更具规模效应:不仅能在猪舍建设、人工成本上相比温氏节省大笔资金,还能通过控制饲料成本进一步提升毛利。

也因此,牧原保持着行业最低完全成本(包括饲料原料、职工薪酬、药物疫苗、折旧摊销等费用):国内生猪散养户13~15元,其它A股猪企也要12元,但牧原仅仅11.6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