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3月10日电(任禹西)当前,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但巩固成果防止返贫任务仍然非常重。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工作意义重大、任务艰巨。在众多带动地区发展的探索实践中,见效快、效益高的葡萄酒产业备受青睐。作为全产业链行业的葡萄酒产业在这一时期的社会发展中发挥着积极作用。

被低估的葡萄酒产业——经济、社会、生态效益三位一体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教授房玉林称,葡萄酒产业在我国是一个被低估了价值的产业。他分享了自己的所见所闻:“葡萄酒产业在世界范围内来看都是一个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都很高的产业。在法国的波尔多、勃艮第周围的村庄都是以葡萄种植酿造作为支柱产业。这些村庄几乎看不到空心化的趋势,也没有出现青年人员和人才流失的现象,这很值得我们参考。”

葡萄酒产业可以将农业、轻工业等产业以产品加工的方式连接起来,并向产业链下端延伸,形成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独特模式,不仅能推动酿酒葡萄种植和葡萄酒产业的发展,还能带动葡萄酒原辅料、制药、机械设备、制瓶业、印刷业、包装业、运输业、旅游业等相关产业的发展。国家葡萄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段长青表示,葡萄酒产业是一个有组织、高度集约化的农业产业体系,可以将劳动力组织起来分工协作,培养成产业工人,这对吸纳年轻劳动力的社会意义更重要。

事实上,葡萄酒产业在产业带动方面的潜力正在被企业和种植户挖掘。以张裕为例,目前企业已在新疆、宁夏、烟台等国内六大产区布局20万亩葡萄基地,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每年给全国果农带来近8亿元的收入,助力乡村振兴。

中国酒业协会葡萄酒分会秘书长火兴三介绍,葡萄酒产业是“种酿结合”的产业,从一些主要产区调研的情况看,无论是酒庄还是大型规模化生产企业,无一例外都与产区酿酒葡萄种植有紧密的联系。“酒庄通常有自己的葡萄种植基地,大型生产酿造企业除了一定规模的自有葡萄种植基地之外,还通过订单农业等方式与当地的葡萄种植大户或种植合作社签订了较为紧密的葡萄收购合同,并帮助种植户对葡萄种植进行技术管理,这种产业链向上延伸能有效提高产业的组织化程度,增加农民收入,带动地域经济和促进乡村振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任兴洲表示,除此之外,葡萄酒产业还对我国土地资源的有效利用和农村生态环境的改善有重要作用。“我们国家人多地少,耕地资源稀缺,如何有效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我觉得葡萄酒行业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酿酒葡萄种植对土壤的肥力和排水性等性质具有一定的要求,由于不同葡萄酒产区的气候特点差异,对优质酿酒葡萄种植的土壤要求也存在不同,但相对统一的认识是种植酿酒葡萄不需要占用良田。段长青说,酿酒葡萄的种植不需占用良田和耕地,因为肥沃土壤种出来的原料品质并不如荒漠化贫瘠土壤。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我国葡萄酒产区主要分布在西北、西南等自然条件较恶劣、经济欠发达地区。

房玉林解释:“就酿酒葡萄来说,能够影响葡萄酒品质和风味的主要物质是次生代谢的产物,例如单宁和色素,而这些物质在逆境条件下合成的更多、更优,所以适度干旱、紫外线强的条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葡萄酒品质的提升。”

酿酒葡萄具有根系发达、耐干旱、耐贫瘠、适应性强的特点,在我国西北干旱半干旱地区的一些戈壁、荒滩、沟壑、丘陵等不宜生产粮食的区域,推广种植酿酒葡萄,不仅能够推动农民增收,还能起到防风固沙,减少水土流失,盘活贫瘠土地资源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我国西部和北部地区多为盐碱戈壁荒滩,昼夜温差较大,因此病虫害较少发生,因而使用农药相对较少,再加上各产区比较注重发展有机生态种植,有效控制了农药和化肥等农用化学物质对土地资源的污染,具有改善生态环境的良好效应。”火兴三补充道。

以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为例,该产区50余万亩葡萄园主要就是利用了非耕地的山坡、砾石、沙荒地,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部分酒庄还被选为自治区特色产业发展同黄河滩区治理及生态恢复结合的典范。从我国葡萄酒产业发展的实际来看,该产业对促进土地资源的有效利用、改善农村生态环境、有效解决三农问题、稳边固边,以及满足和扩大居民消费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考虑到葡萄酒产业的性质及农业产业链中所起的巨大作用,在目前的情况下,更应当将葡萄酒产业作为农业产业对待,促进国内葡萄酒产业发展。

国产葡萄酒现状——喜忧参半、期待越过冬季

那么,目前中国葡萄酒产业发展状况究竟如何?对于国产葡萄酒,不少消费者心中还存在着“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偏见,但事实证明,随着这些年我国葡萄酒产业的持续积累,目前中国葡萄酒的品质、味道等方面已经展现出世界级水平,国产葡萄酒正不断走出国门,赢得世界消费者的认可。

中国酒业协会执行理事长王琦说:“过去国外葡萄酒的品质比我们好,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国产葡萄酒的品质和口感丝毫不逊色。”

“可以自豪的说,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葡萄酒现在整体质量水平已经不比其他国家差。葡萄酒的魅力就在于多元化和多样性,我们国家多样的气候和地形条件决定了我国葡萄酒产区的丰富多彩,也决定了国产葡萄酒风格的绚丽多姿,可以说,我们的国产葡萄酒既有风姿绰约、气质高贵的‘阳春白雪’,也有亲民友善、巧笑嫣然的‘邻家小妹’。”房玉林说。

看到这样的评价我们应该为之自豪,但中国葡萄酒产业仍然存在不尽如人意的现象,例如国内葡萄酒市场受到国外产品的冲击较为明显,性价比不高是国产葡萄酒困扰已久的问题。尤其刚过去的2020年可谓是葡萄酒产业的“冬季”,产业深度调整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市场总体需求疲软,很多葡萄酒生产企业削减生产量。

葡萄酒行业上市公司发布的业绩统计显示,2020年前三季报,ST威龙净亏损1.64亿元,利润同比下降830%;莫高股份净亏损684万元,利润同比下降147%;ST中葡净亏损3705万元,同比下降2747.8%;ST通葡净亏损1851万元,利润同比下降693%,14家葡萄酒上市公司利润在百万元以上的,只有张裕一家。

中国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果树栽培生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王海波表示:“疫情期间葡萄酒依靠的传统渠道的压力骤增,导致葡萄酒产品陷入产品同质化与价格战的困境。”

王琦表示,国产葡萄酒的品质提高了很多,但是性价比却不够理想,同样品质的产品,进口的比国产的价格低,主要原因是国产葡萄酒的成本相对较高。他认为国产葡萄酒成本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酿酒葡萄种植成本高。绝大多数国内葡萄酒企业的葡萄种植基地都涉及土地流转,由于葡萄生长周期较长,10年左右才进入壮年期,挂果时间可持续50年左右,远超目前30年的土地承包和流转上限,导致葡萄酒企业土地流转积极性不高,难以形成集中连片种植,增加种植成本。

二是机械化程度较低,与国外葡萄酒产区相比,我国酿酒葡萄种植在山区丘陵地带分布较多,因此机械化程度提升难度大,需要花费人工成本多,再加上无法获得农机产品补贴,促使国内葡萄酒成本在客观因素上很难被控制。

三是税负较高,国际上主要葡萄酒生产国普遍将葡萄酒列为农产品,可以享受农产品补贴及税收政策,不仅税负较低,而且还直接或间接地给予政府补贴。从国际环境看,葡萄酒消费税在很多国家都不征收,即使征收的国家税率也较低,如智利对葡萄酒企业征收19%增值税,1.5%国内销售消费税;法国征收19.6%增值税;澳大利亚征收10%商品及服务税,出口葡萄酒不必缴纳。而我国则按13%征收增值税,另外还有10%的消费税,国内葡萄酒企业综合税负一般为25%-30%,提高了企业成本。

段长青表示:“当前,对于地处自然条件差、经济欠发达区域的葡萄酒产业,亟需通过减免税费等有效措施来加大产业扶持力度,帮助葡萄酒产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成为强大的地方特色产业,助力地域经济发展。”

任兴洲也持有同样的看法,她认为,葡萄酒税收的适当减免能够为企业减轻负担,从而带动行业的发展,大大提升产区的造血功能和综合效益。

综合考虑葡萄酒产业特点,适当减免消费税

综合来看,国产葡萄酒行业要想提升性价比,在竞争中处于有利位置,需要从成本方面入手为行业和企业减轻负担。其中最直接的手段就是减税,如果10%的消费税能够适当减免,国内企业与国外企业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无疑将大大缩减。

任兴洲建议:“可以综合考虑到葡萄酒一、二、三次产业融合,上下游协同特别紧密的特点,对企业的税费进行适度的调整。”

作为葡萄酒产业的企业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张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洪江建议:“取消葡萄酒消费税,精准扶持国内葡萄酒产业链,抵御进口产品冲击。”

据统计,葡萄酒只占全国主要酒类品种销售额的很小部分,如果按葡萄酒销售额的10%计算消费税,也仅有10个亿左右,这与全国酒类消费税庞大的基数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对葡萄酒生产企业来说,这部分税负占了他们总税负的近三分之一,对他们的影响却是相当大的,如果这部分税负适当减免,对于减轻企业负担,提高企业盈利能力,创造一个相对宽松的行业发展环境可谓至关重要。在既不会对国家税收造成大的影响,又对产业发展有重大推动作用的前提下,适当减免葡萄酒消费税将使国内葡萄酒企业放下包袱,得到更好更快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