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中青评论

这条黑色销售与利益链条上的每个违规者,都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

日前,《半月谈》曝光了四川个别地区镉超标大米的问题。经过调查发现:如今镉超标大米销售链几乎公开化,已成为无良商家堂而皇之的牟利手段,而且监管部门多层失职,腐败或涉其中,其中诸多问题不能不引起高度重视。

镉超标大米的市场价格低于普通大米,在米价升高的形势下,个别不法商人便产生了以假充真的念头。有知情人士透露,一斤镉超标稻谷卖价一般不到1.2元,一斤好稻的价格是1.3元多,若从中赚取差价,只要售出的数量够多,便有足够的暴利。至于监管部门,在其中也存在失职问题,甚至有人吐槽:“要买镉超标粮还是得找粮库,价格低,给谁不给谁,就看关系了,一般来说要给粮库相应的回扣。”令人极度担忧的是,一些镉超标大米不仅流向了市场,还流向了国有粮食储备库。

IMG_256

长远来看,上述行为不仅有可能扰乱市场交易秩序,还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构成了巨大威胁。当镉超标的食物进入人体后,或许在短期内不会有很明显的影响,但镉中毒的表现往往是缓慢的,将会对肾脏乃至骨骼造成严重的伤害,民间俗称的“痛痛病”就与镉超标的饮食有关。

从目前媒体曝光的情况来看,“毒大米”现象并非出自个别人的行为,而是背后有一整条黑色利益链,其中既有贪婪的不法商人,也有失职的监管部门,甚至不排除存在滥用权力、收受贿赂问题的可能。

纵观近年媒体曝光的镉超标大米事件,其实不只是在四川绵竹、什邡等地出现,江西、湖南等地也曾被曝光存在类似现象。因此,必须由政府牵头,联合多部门斩断“毒大米”的黑色利益链条,彻底消除“毒大米”的生存土壤。首先,相关部门应该顺藤摸瓜,在查处不法商人的同时,找到他们背后的“保护伞”,将那些隐藏在公权力背后的问题官员揪出来。如果只是在某个环节上“动手术”,恐怕没法真正解决问题。这条黑色销售与利益链条上的每个违规者,都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

IMG_257

再者,要想从根本上消除“毒大米”现象,从源头着手,防止耕地被工业污染也非常重要。从媒体曝光的情况来看,四川德阳不少地区至今仍是镉超标大米重灾区,当地耕地被污染情况较为严重。这些被污染的耕地,产出的粮食难免存在一定程度的镉超标问题,很多农民又不能不耕种,对此也没有办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应当在现代化农业耕种技术的支持下,帮助广大农民获得优质耕地,从根源上消除镉超标大米的交易基础。

维护粮食安全的底线,就在于防止一些危险化学元素进入良田,进而防止人体被致病元素伤害。最近几年,国家多次强调粮食与食品安全的重要性,这不仅是对粮食交易商的提醒,更是对相关政府机构的提醒——在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问题上,容不得一点马虎,容不得半点违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