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科教师助燃城乡均衡教育“星星之火” 韩朝阳 摄

近年来,与硬件提升相比,农村基础教育师资薄弱问题愈发突出,特别是音乐、美术教育几近处于“空白”状态。

美育功能教室成摆设

2020年12月,海南省琼中县新仔小学校长董伟学商请中心校1名美术老师和1名音乐老师来村小,给全校68名学生上美术课和音乐课。孩子们跟着老师的节拍,尽情歌唱,认真描画,眼神里透着渴望与快乐。

时下,音乐、美术等美育师资短缺是农村小学发展的突出短板。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受教师严重超编限制,过去20年,琼中县通过特岗教师计划引进450多名老师,其中有不少是音乐、美术老师,但由于县城和乡镇中心校都“吃不饱”,真正去到村完小和村教学点的特岗教师至今只有两名。

“音乐、美术课程按国家要求开课,但都由语文数学老师代替做一些最简单的教学,或作为语文数学的自习课。”琼中县教育局人事股副股长王觉说。

“特别是到了五六年级,为了保障学生升学,音乐、美术等课程都替换成了语文、数学等课程,毕竟分数很重要。”某偏远乡镇小学校长说,相关部门一直都在提倡素质教育,成效却不好,也没法有效落地。

教师结构性严重缺编,使得美育难以落到实处。贵州一位中学校长说,近几年,学校根据学生兴趣爱好建设了不少功能教室,但由于没有专任教师,大多只是摆设,使用率不高,有的甚至长时间闲置。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因利用率不高,琼中县某小学将学校的美育功能室改建成了幼儿园。

“美育可以让孩子找到自己的闪光点”

贵州省黔西县林泉中学校长皮永庆认为:“艺术的熏陶是独特的,也是其他学科不可替代的,孩子成长过程中,一路有艺术类活动相伴,他们的性格、心性成长都会更完善。”

“美育的缺位,对乡村学生的伤害是隐形的。”海南省琼中县湾岭学校校长包瑞观察到,乡村学校和城市学校孩子相比,前者“看上去明显有一些消极、内向、不自信、缺乏活力”。

董伟学认为,美育缺乏是当前一些农村学生辍学的主因之一。因为单纯学习语数英,违背了小学生的身心发展规律,“美育可以让孩子找到自己的闪光点”。

美育的重要性已引起国家重视。2020年10月,中央发文要求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对此,海南、贵州两省多位校长认为,这是很好的改革,只是对于农村学校来说,适应改革相当困难。

基层教师指出,多年来,以分数为导向的考试目标,对教育工作影响很深。在教师、学生、家长的眼里,语文、数学考得好就是最棒的,至于美术、音乐等课程,有没有无所谓。

还有一些校长担忧,在现有农村学校师资基础上,简单通过考试评价指挥棒来强化美育的重要性,可能导致城乡教育差距进一步拉大。

弥补乡村学校美育不足

多名受访者表示,当前迫切需要以加速提升农村教师队伍水平为抓手,推动乡村教育振兴。

首先,进一步发挥特岗教师计划的扶弱作用。建议严格要求特岗教师真正下到乡村,而不是被县城和乡镇中心学校“截留”;进一步向边疆少数民族山区倾斜,加大支持力度;通过补充美育专业教师或县城、乡镇学校美育教师走教等方式,弥补乡村学校不足。

其次,让美育时间真正属于美育。董伟学认为,学校有责任引导家长正确认识美育的重要性,严禁代课的语数英老师“侵占”美育课时。

第三,增加全科教师供给,并从制度上加以保障,以此解决乡村学校教师总体超编,同时结构性缺编严重的师资配置困境。

刊于《半月谈》2021年第3期

半月谈记者:赵叶苹、骆飞、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