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英雄出少年。潘冬子、张嘎、王二小、雨来、海娃——过去百年,中华民族涌现出了一批少年英雄。在民族危亡时刻,他们跟父辈一起,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担起了沉重的抗争。他们的传奇事迹经过演绎,成为了经典的歌曲、小说、电影,几十年来被传颂,经久不衰。

今天,是第71个六一国际儿童节,这些曾经被记载的小英雄旧时光被再次复盘,那些刻进岁月的年轻面孔,善良、纯真而意气风发,其原型真实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

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鸡毛信》中的海娃  闻名全军的侦查英雄

电影《鸡毛信》中海娃的原型,是曾经闻名全军的侦察英雄秦玉根。在他参加的历时两年半的解放战争中,他单人捕捉俘虏100多名。他一共荣立7次战功,仅特功、大功、二等功就各一次。

秦玉根,1928年出生于山西省原平县,他4岁就给东家放羊,饱受饥寒折磨。抗战爆发后,八路军120师随贺龙元帅挺进敌后,秦玉根的家乡就成了最早的根据地。秦玉根带领儿童团,站岗放哨,给八路军当向导。一次,他在送鸡毛信时,机智勇敢,毫不畏惧,终于把鬼子带进了我军伏击圈,自己又机智脱身。

秦玉根的这段传奇经历在根据地被编成故事广为传唱,成为根据地妇孺皆知的小英雄,后来,这段故事被拍成电演《鸡毛信》。

图片来源:网络

14岁那年,秦玉根拿着土枪、土炮、土地雷,参加反扫荡作战,并多次深入敌后,化装侦察,护送党政军领导通过敌人封锁线,掩护群众反扫荡大转移。

1947年,长成大个子的他成为西北野战军第三纵队侦察员,参加了解放战争、新疆剿匪以及抗美援朝战争,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英雄勋章,是闻名全军的侦察捕俘英雄。

1950年全国解放,新疆骑匪乌斯满部千余人,被国民党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收买并武装起来后,在甘青宁新一带无恶不作。为拔掉这一毒瘤,第一野战军首长决定以第三军为主,限期剿灭乌斯满部。三军军长黄新廷让骑兵大队担任剿匪先头部队,骑兵大队三连连长秦玉根担任剿匪重任。后来,数百名流寇已被我骑兵大队三个连全歼,乌斯满被三连生擒,秦玉根亲手击伤并活捉了乌斯满的参谋长哈巴斯,成为西部剿匪的典型战例。骑兵大队三连和秦玉根被被西北军区授予“侦察英雄连”、“侦察英雄”光荣称号,他个人荣立特等功。20世纪60年代,这场艰苦卓绝惊心动魄的沙漠追匪战,被拍成电影《沙漠追匪记》。

图片来源:网络

1959年,秦玉根从朝鲜回国后,由于身体伤残,秦玉根离开老部队,南下担任广东省中山市人武部副部长。

2004年4月,76岁的秦玉根因病去世,他在遗言中表示要将遗体留做医学科学研究。

歌声中的放牛郎  不能忘却的王二小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这首创作于1942年秋的《歌唱二小放牛郎》曾唱响晋察冀边区,唱遍全中国。歌中小英雄“王二小”原型之一叫阎富华,是平山县宅北乡南滚龙沟村人,他儿时的小伙伴以及遇害时的见证者史林山多年来一直义务传颂着“王二小”的故事。

阎富华在家中排行老二,村里人习惯叫他“二小”,史林山则称其为“二哥”。据悉,阎富华1929年5月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滚龙沟一个贫苦农民的家中。1939年夏天暴雨成灾,庄稼颗粒未收。第二年春天,正值抗日战争的第三个年头,阎富华的父母和哥哥先后因病饿去世。1940年春,无依无靠的王二小开始了逃荒的生涯。这年5月的一天,阎富华因饥苦昏倒在了路边,被涞源县狼牙口村委会主任搭救,后来他被安排给一刘姓大户放牛谋生,定居下来。狼牙口村也成了阎富华战斗和牺牲的地方。

图片来源:网络

当时晋察冀军区一分区独立师老一团的骑兵连就驻扎在这一带。阎富华喜欢马,常到骑兵连去玩,和八路军战士混得很熟。后来,阎富华加入了儿童团。史林山老人与阎富华同是儿童团团员,除了放牛,他们这一群小孩子更重要的“工作”,就是为村里站岗放哨,对陌生路人查看“路条”。因为在当时,新华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前身)、《晋察冀日报》(《人民日报》前身)以及部分革命武装力量都驻扎在附近的滚龙沟村。

“1941年的9月16日,是让我终身难忘的日子。”说到阎富华牺牲的那一天,史林山老人变得严肃起来。那天,两人一边放牛,一边在村边的三道壕处站岗查路条。忽然,他们看到不远处东山顶上的信号树向西侧倒下了。“有敌人从东面进山了!五祥,你快去村里通知同志们转移!”“那二哥你呢?”面对史林山的疑问,阎富华说,他必须马上把牛赶到地势低洼的山沟里,防止敌人把牛抢走。同时,他会监视着敌人的行踪,防止敌人靠近《晋察冀日报》的所在地。

史林山一路小跑来到位于铧子尖处的报社所在地,通知所有人立刻转移。但不放心二哥的史林山跑到了附近的山顶上,向下搜寻阎富华的踪影。三四个小时过去了,史林山终于看到了从山底走来的二哥,但他又看到,在阎富华的身边,是成群结队的日本鬼子。一名鬼子用插着刺刀的步枪紧紧地顶着阎富华的后背。阎富华和一群鬼子,登上了二道泉的山顶。也许是想到已经没有路了,阎富华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二哥忽然抱住身边一个鬼子的大腿,好像是要和敌人一起跳崖!”但年幼的阎富华没想到,一把冰凉的刺刀迅速从他的身后刺了过来。就在一瞬间,阎富华被鬼子挑下了20多米高的悬崖。

史林山惊呆了。随着枪声的响起,这群无路可逃的鬼子迅速被消灭。直到傍晚,史林山和村民才从崖底找到了阎富华的尸体,并将其安葬。

图片来源:网络

歌曲中的二小牺牲在1941年9月16日。这时的阎富华在狼牙口村已经生活一年半,算得上是本地人了,而且身份并不是普通放牛娃,他还是儿童团(少先队的前身),早参加抗日了。八路军是人民的军队,走到哪都会跟人民打成一片,13岁的王二小,说来已经是半大小子了,只怕他每天干的事儿不是放牛,而是缠着这些战士,听他们讲战场故事,心里羡慕的想着是不是再过两年,自己也能去参军了。

“无论有多少个王二小,都是革命战争时代的英雄形象,都是全中国的骄傲!”史林山平静地说,“王二小”是留给世人的一笔精神财富,各地的“王二小”都是勇敢的小英雄,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史林山表示,他会继续向大家传诵王二小的事迹,让大家学习这种精神,让这首歌谣越唱越远。

传奇抗日小八路  白洋淀芦苇荡中的“小兵张嘎”们

抗日战争时期,生活在冀中白洋淀的小男孩张嘎与奶奶相依为命。为了掩护在他家养伤的八路军侦察连长钟亮,奶奶英勇地牺牲在日军的刺刀下,而钟亮也被敌人抓走了。为替奶奶报仇和救出老钟叔,嘎子历经艰辛,找到了八路军,当上了一名小侦察员……电影《小兵张嘎》讲述了一个小八路战斗成长的过程。

图片来源:网络

这部儿童军事题材影片,通过寓意丰富的细节安排和少年儿童所特有的心理活动的描写,真实自然地塑造了一个性格鲜明的少年英雄形象,影响了几代小观众。

这部影片荣获了1980年中国第2届少年儿童文艺创作一等奖。后来,小兵张嘎的故事又被改编成了电视剧。

雁翎队员赵波就是传说中“小兵张嘎”的原型之一,不过实际上与作品中的“嘎子”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在《小兵张嘎》电影拍摄时,赵波曾经加入到剧组中去,协助剧组针对服装、武器、作战等方面的细节进行改动。嘎子的第二个原型,就是曾被称为“燕嘎子”的燕秀峰。燕秀峰的确是优秀的抗日队员,在当时的冀中地区的确轰动一时。而他也被作家魏巍拿去创作了一篇散文《燕嘎子的故事》。而本身“嘎子”这个名字与小兵张嘎中的主角不谋而合,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很多报刊都认为他就是“张嘎”的原型。

当年在当地参加抗日的游击队雁翎队副队长孙革老人说一名叫“张沉底”的小鬼,十分接近电视剧中“张嘎”的形象。根据外号来判断,这个“张沉底”也十分擅长游泳,与电视剧中的“嘎子”不谋而合,并且一样姓张,就让人忍不住怀疑。不过后来这个“张沉底”参加了八路军,跟着大部队走了,从此了无音讯。

雁翎队政委马仲秋则认为:“张嘎”并不是具体的某一个人,而是所有雁翎队员的化身,像“张嘎”这样的为了革命而和敌人战斗事迹在抗战时期其实时有发生。而这部剧的作者徐光耀本人也说:张嘎的确是虚拟的,不过原型的灵感倒是来自于两个名叫“瞪眼虎”和“希特勒”的小游击队员。

徐老本身就是抗日战士,亲历过那场战争的他以自己的所见所闻写下了《小兵张嘎》这部作品。而当时徐光耀在宁晋县大队,宁晋县与赵县是临县,两个部队经常配合,就需要一些小侦查员传递情报。而这些十二三岁的小侦查员一般都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但是赵县的两个小侦查员“瞪眼虎”和“希特勒”就不一样,当时立下了赫赫战功,在赵县这个地方很有名气,当时就是有英雄色彩的人物。

“张嘎”这个名字是徐光耀自己起的。本来应该叫“小兵张故点儿”,其中“张”是因为很多人都姓张,大众有亲近感,代表了许许多多的抗日战士。而“故点儿”在徐老的故乡是称呼一些聪明、善于出招的人的叫法。但是因为这个词太过生僻,于是选取了另一个“嘎”,代表了有点调皮捣蛋的可爱形象。

抗日小英雄雨来:“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热爱自己的祖国!”

“河北丰润芦花村里有个叫雨来的男孩,他喜欢游泳,也喜欢读书。有一天,村里的李大叔急急忙忙地进了雨来家,挪开了水缸,跳进了缸下面的地洞。雨来将水缸挪回了原位,这时,鬼子也到了。”——这是小说《雨来没有死》描述的一段情景。 

雨来是抗日战争年代冀东少年儿童的一个缩影,这其中也包括小说作者管桦本人在内。管桦从小就和村里的儿童一起站岗放哨,给八路军送鸡毛信,捕捉敌情。1940年,他离家奔赴抗日战场,长年转战南北。他参军以后,童年时代的情景常常浮现在他眼前。于是,他创作了以雨来为主人公的小说《雨来没有死》,发表在《晋察冀日报》上,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好评。 

新中国成立后,小说改名《小英雄雨来》被选进了语文课本。从此,小英雄雨来便成了整整一个时代全国少年儿童心目中的英雄。 

图片来源:网络

管桦是河北丰润人,小英雄雨来的故事就发生在还乡河畔。政府在还乡河公园里建立了小英雄雨来纪念园,后来又建立了管桦纪念园。公园里有英雄雨来雕像、管桦雕像,还有与雨来有关的一些雕塑。

21世纪初,在管桦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他在丰润老家的路上散步时,曾讲起《小英雄雨来》的真正原型:1940年代,八路军在组织了一场攻打河北玉田县城的战役,管桦在那场战役中遇到了一位给八路军带路的十三四岁当地少年,大家都很奇怪地问:“你们家大人为什么不来带路,让你来带路呢?”

那个孩子乐呵呵地反问,“难道我就不能带路吗?”

战斗开始了,敌人的枪炮响起了,战士们都趴在战壕里,这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好奇地站起身来,他想参观一下平生遇到的第一次战斗,不幸的是,一颗子弹打进了他的太阳穴。这个曾经胆大、活泼、机智的玉田少年,就这样就义了。

闪闪红星传万代  开国上将之子一生朴素、忠孝大义

潘冬子是电影《闪闪的红星》的主角,年仅10岁的潘冬子的父亲,是一名红军战士。父亲在随红军部队出发前,给冬子留下一颗闪闪的红星。

冬子母亲也是游击队成员,在一次行动中,英雄母亲为掩护群众转移而壮烈牺牲。

母亲去世后,潘冬子突然间长大了。他怀揣爸爸留下的红星,一心想参加红军,于是承担起了游击队交通员的工作,与敌人巧妙周旋。

图片来源:网络

提起《闪闪的红星》和“潘冬子”,许多人不会陌生。可很多人并不知道“潘冬子”的原型是谁,更不会想到,他竟然是许世友的长子许光。

在许光两岁多时,鄂豫皖根据地失守。父亲许世友随红四方面军从大别山转战川陕,从此与家人失去联系。年幼的许光和奶奶、母亲、姑姑一起,留守大别山老区,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7岁时,许光参加了儿童团。一次,敌人在扫荡时,下令放火烧山,奶奶和姑姑在烟熏火烤中,带着许光在山洞中躲了三天三夜,终于保住了他的命。当年,许世友离家已17年没能和家人联系,许世友的母亲以为儿子早已牺牲,而许世友也以为家人被杀害了。直到1948年春,一封许世友寻找亲人的家书在大别山传了很久,辗转到许世友母亲手中。

许光父子这才得以重逢。见到许光后,许世友问许光今后打算干什么,许光毫不犹豫地说:“我想当兵,报效国家!”许世友告诉儿子,他准备送许光去读书,并叮嘱他要趁年轻,多学习文化,将来多做贡献。随后,许光被送到山东军区文化速成中学学习。

图片来源:网络

许光爱好学习,曾在北海舰队服役,是我军首批具有本科学历的舰艇长,他为我海军知识化发展做出了积极的努力。1965年,思念家乡的许光转业后担任县领导职务。投身家乡建设后,依然保持本色。他扎根基层,回报桑梓,曾任县武装部副部长、县人大副主任,在家乡埋头苦干48个春秋。任县人武部副部长20年间,他走村串户,密切联系群众,同时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立下了下乡不喝酒、不抽烟、不吃肉的“三不”规定。在一次特大洪水抢险救灾中,身负重伤,昏迷三天三夜,苏醒后又立即赶到抗洪一线。

许光始终保持朴素的作风,从来没有因为父亲是开国将军就搞特殊。他的两个儿子、许世友将军在世时仅有的两个孙子,当兵均复员回到老家,如今都是普通职员。许光一生清贫,直到去世还用着上世纪70年代的大立柜、80年代的沙发、90年代的老式电视。但他却资助了老红军10多万元,临终前还将20万元积蓄全部捐赠给家乡的慈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