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进联排房 村里有球场

雨后,穿过一片绿色茶园,便来到了高峰新村……

一排排联排房屋连起来的二层小楼、崭新的房间、粉刷一新的墙壁……门口挂着红灯笼、贴着春联,踏入屋内,瓷砖铺地,采光通风都很好,家具一应俱全;门前,家家户户庭院可种植花木。

村落前,林子茂盛生长;村落后,茶园郁郁葱葱;村子里,年轻人在新修的球场里打篮球,洋溢着青春气息。高峰新村党支部书记符志明看在眼里,心生感触:“从前老村远,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一年难得回来几次,现如今孩子们都爱回家喽!”

符志明口中的老村,距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县城大约60公里。因为处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内,“不宜搞规模化的养殖产业。”符志明坦言。

生态保护与民生改善之间的矛盾如何化解?2019年9月,高峰村整村实行生态移民,为野生动植物腾挪出更多生长空间。

得益于生态搬迁,村民们住上了新房子。作为白沙开工建设的首个装配式建筑项目,在短短8个月时间里,施工方就建成了59栋联排两层小楼。小楼错落有致,朱梁白墙满是黎族风情。

“多亏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我们更踏实、放心、知足!”村民小组组长符桂海笑得合不拢嘴。

高峰村的由老入新,映衬着白沙黎族自治县的发展史。去年,儋州到白沙的儋白高速开通后,从省会海口到白沙只需3个小时,给这个处在“山沟沟”的少数民族自治县带来新的发展契机。

住进联排房 村里有球场

春节期间,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王英镇法隆村里年味正浓……

山脚下,两排刷得雪白的砖瓦房相对而立,几位老人正坐在门口晒太阳。73岁的阮大菊一家就住在这里。

法隆村位于幕阜山北麓、仙岛湖风景区最西端,与咸宁市通山县相邻。早些年,由于山高路远、交通不便,村里又没什么产业,留不住人,村民大多外出务工。

阮大菊一家四口曾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过去住山上的土坯房;老伴陈绪古患有慢性病,每周都要去县城医院做治疗;儿子陈敬勤身体不便,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2018年,根据易地扶贫搬迁政策,阮大菊一家搬到了村里南山下的集中安置点。

住上100平方米的安置房,阮大菊美滋滋地说:“能住上这样宽敞、环境又好的新房子,多亏了党的好政策!”

一家人的收入也有了保障。“2018年以来,我们帮助村里建设了52千瓦的光伏发电基地,投资数十万元入股镇上的食用菌基地和仙岛湖景区项目。”阳新县供电公司驻法隆村第一书记刘强介绍,每年分红的80%都用于贫困户的公益性岗位补贴。

离阮大菊新家不远处的南山上,一排排蓝色的光伏板在阳光的映照下银光闪闪,“这几年全村都完成了农网改造,一家人一起开开心心看了春晚。”阮大菊满是皱纹的脸上乐开了花……

家有亮堂房 生活变了样

卤肉在汤汁里翻滚,香味在楼道中弥漫。大年三十,家住甘肃永昌县东寨镇红光新村的毛珠虎一家,正在准备年夜饭……

4年前,毛珠虎一家从“口里头”,搬到了红光新村。“口里头”是老村,在新城子镇毛家庄村,位于祁连山南部山坳,交通闭塞,出行不易,村里人都叫“口里头”。自然环境恶劣,生活条件艰苦。“日子过得相当紧。”毛珠虎说,住的老房子,窗户小,光线暗;吃水更难,套上马车,绕几里山路才能往回拉。

2017年,永昌县通过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新城子镇马营沟村和毛家庄村的9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挪出“口里头”,搬进新楼房。

“印象最深的,就是原先家里的土炕,呛得很。”女儿毛尔淼18岁,学幼师专业,弹得一手好琴。“火炕漏烟,墙都熏黑了。”毛尔淼说,住进新家,暖气好、阳光足,抽水马桶干净卫生。

“楼房住着方便,新村生活舒服。”徐英柱娘家在青海,乡音没咋变。当年嫁过来,屋里就几把老椅子,坐上去嘎吱作响。“迁到新居后,客厅放置了一圈沙发,电视柜上是一台液晶电视。”坐在客厅,徐英柱笑着说,洗衣机解放了她的双手,煤气灶让人不再“烟熏火燎”。

“土地流转,既有租金,还能分红。”徐英柱说,她和丈夫在附近务工,一年收入好几万元。闲暇之余,她便开始在手机上直播新生活。

说话间,卤肉出锅,包子入笼,饺子馅已备好,“如今,楼房亮堂,有了好政策,咱还有啥说的?”毛珠虎说,他平日里不喝酒,但大年三十晚上得来两盅,“为了新生活,为了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