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草原退化有80%都是由过度放牧引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北京笼罩在近10年来最大的沙尘暴中之时,蒙古国正在遭遇特大沙尘暴。从3月13日晚到15日上午,特大沙尘暴已经造成该国6人死亡,另外仍有80多名牧民失踪。

蒙古国曾有80%的国土被草原覆盖,但目前约70%的草原已经遭到破坏。开矿、气候变化都被视为破坏因素之一,但导致草原退化的主要原因是过度放牧。

过度放牧的背后则是经济利益考虑:蒙古国是全球第二大羊绒生产国,羊绒供应量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羊绒也是蒙古国除铜和金之外的第三大出口商品。

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显示,从1990年到2020年,蒙古国的牲畜数量增长了三倍,远远超出草地的承受能力。

IMF报告指出,畜牧业占到蒙古国农业生产的90%,每四个蒙古人中就有一人从事畜牧行业。但严重过度放牧和气候变化导致该国草地退化加剧,草地退化反过来进一步导致饲料短缺。

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2013年的一项研究还显示,蒙古国草原退化有80%都是由过度放牧引发。

在社会主义国家时期,蒙古国对于牧场上牲畜的数量进行了严格规定。1990年经济自由化后,牲畜数量开始暴涨。

IMF统计显示,从1990年到2020年,蒙古国的牲畜数量从超过2000万头涨至近7000万。冬季牲畜死亡最多的省,也是随后牲畜数量增加最多的省。

图片来源:IMF

在牲畜中,粗略估计有3100万绵羊,2700万头产羊绒的山羊。而与绵羊不同,山羊在吃草时会把草根一起吃掉,使草原自我恢复更加困难。

科学》杂志指出,当动物吃草的速度快于草地自然恢复的速度时,生态环境会发生明显变化:草地开始稀疏;部分地区寸草不生;土壤流失加速;原本的草地被有毒、不可食用的植物取代。

在草原退化同时,羊绒是蒙古国的重要经济来源。

蒙古国是除中国之外的最大羊绒生产国,年产量约9400吨,出口的羊绒大部分为原料羊绒。据蒙古国羊绒羊毛协会的数据,每年羊绒出口能带来2.5亿美元的收入,为7000人提供工作。

联合国发展项目报告预测,到2025年底,全球羊绒服装市场价值能达35亿美元。

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蒙古国的羊绒价格下跌严重。据《罗博报告》报道,一公斤羊绒已经从2019年的39美元下跌至约16美元。为支持牧民,蒙古国政府宣布为一头山羊提供7美元的补贴。

IMF报告指出,过度放牧导致的草原退化已经引发了两个连锁效应。无法放牧的牧民大量涌入首都乌兰巴托,居住在棚屋区。棚屋区冬季取暖烧炭引发了严重空气污染。

第二个则是沙尘暴。草原退化导致的沙尘暴不仅仅袭击蒙古国,还扩散到中国、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

报告建议,为控制过度放牧,蒙古国政府可征收牧场税以控制牧群数量;培训牧民提高羊绒质量,以减少对羊群规模的依赖;同时发展肉类行业。

除过度放牧之外,气候变化与干旱进一步加剧了蒙古国的自然环境恶化。

联合国发展项目显示,过去70年,蒙古国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温度上涨超过2摄氏度,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而气温上涨正是与牧民涌入乌兰巴托、草原面积下降、湖泊水道减少有关。

科学》杂志2020年发布的调查显示,夏季大气波容易在蒙古国周围形成高压脊,持续数周,引发热浪。与此同时,蒙古国的土壤干旱继续加剧该国的高温天气。如果不采取措施,蒙古国的半干旱高原很快就会变成与美国西南部一样的贫瘠地貌。